Archive for 十一月 18th, 2017

18
十一月

《破•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人性的圈套 曉龍

何謂局?簡單而言,局指圈套,陷入局中,即困在圈套內。《破•局》的創作人明顯拿著局中有局的設計,與觀眾「玩遊戲」,當觀眾以為片中大馬警官高見翔(郭富城飾)駕車撞倒通緝犯,便以為他會被控誤殺,怎知「柳暗花明又一村」,通緝犯在被車撞倒前其實早已死掉,他花了不少時間收藏通緝犯的屍體,隱藏自己的「罪行」,做到「神不知鬼不覺」,這是畏罪潛逃的表現,殊不知自己原來已是「殺人犯」的身分在另一警官陳昌民(王千源飾)的陰謀顯露後,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變化,竟成為受害者,他被陳氏插臧嫁禍,陳氏刻意「製造」各種證據,令他墮進局內,成為不折不扣的代罪羔羊。姑勿論此片與《黑仔刑警》在故事情節和鏡頭調度兩方面有多大的相似度,此片仍不失為值得入場之作。因為他發覺陳氏是陷害他的罪魁禍首後,他不甘心被冤枉而與陳氏鬥智鬥力,進行多場難分難解的困獸鬥。他與陳氏彷彿進行多場勢均力敵的競賽,忽爾陳氏佔盡上風,忽爾他反敗為勝;雖然《破》是一齣主流的商業作品,「邪不能勝正」的結局幾乎已屬意料之內,但他與陳氏之間精神和肉體兩方面的互動與衝擊仍有不少令觀眾喘不過氣的地方,當中的兩雄相爭依舊引人入勝,緊扣觀眾的注意力,讓他們有繼續追看下去的興趣。

另一方面,《破》具韻味之處,在於其對人性的刻劃。人性有其陰暗面,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不論一個人如何忠直,不小心犯錯後都會試圖用盡辦法遮掩自己的罪行,這亦是人喜歡說謊(Everybody would tell lies)的劣根性的具體實踐。因此,片中高見翔表面上正直善良,是一等一的好好先生,實際上「金玉其外」,貪心詭詐,以良好的行為表現取得別人的信任,清潔背後隱藏著污跡,光輝背後埋藏著黑點,把邪惡的人性收藏在心底內,自己不願意承認,別人亦不容易察覺。當陳昌民「看見」他的「污垢」後,率直地說出他暗藏在黑暗裡的行為表現時,其實陳氏扮演著他的「心魔」,刺透他的內心,披露他鮮為人知的「真面目」。電影取材自現實,在生活中有不少已壞透的好好先生,懂得收藏自己的罪,但這不代表他沒有罪,因為罪依舊無時無刻地環繞他,這就像片中的高氏,他對心底裡的罪的敏銳度不足,但卻對別人發現他有罪而對他正面形象產生嚴重影響的敏感度十分高,這證明他非常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深恐自己的「真面目」不慎露出馬腳後,難以補救,甚至陷入「永不超生」之境。

與其說陳昌民設局玩弄高見翔,不如說高氏自設圈套玩死自己。因為他如非過度急躁焦慮,欲用盡辦法遮掩「無心之失」,便不會有逃離事發現場之舉;如非過度粗心大意,欲用盡辦法修補其正面的形象,便不會有收藏屍體之舉。可見他具有人性陰暗面的本質,就是「美化」自己,不願意在別人面前顯露自己的缺失,當這些缺失逐一出現時,自己便會「隨機應變」地逐步藏起這些缺失,使自己被看似「完美無瑕」。或許這就是人性,每個人都喜歡成為完美的人,但人不是神,不論付出多大的努力,依舊缺點處處,甚至因這些缺點而引致「傷痕累累」;或許人非完人,有過失有缺陷,這才是人的「可愛」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