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十一月

《追捕》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吳宇森作者風格的再現 曉龍

看《追捕》前,必須重溫吳宇森導演過往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因為以吳氏為標記的影片有其統一的風格,亦有其「作者簽署」的延續性。例如:《追》內的雙槍對決,有舊日《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的動作場面的影子,能勾起年齡處於中年的亞洲觀眾的集體回憶,回味舊日港產片的一點一滴;《追》內律師杜丘 (張涵予飾)與警探矢村 (福山雅治飾)的槍戰場面佈局與調度「似曾相識」,讓觀眾彷彿在一剎那間「返回」周潤發年青時代的英雄片故事,享受槍林彈雨的震撼性,亦欣賞吳氏獨有的暴力美學。這種久違了的集體回憶讓筆者想起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雖然張涵予與福山雅治分別是國內及日本演員,但他們敏捷的身手和靈活的持槍技巧別具美感,不遜色於當年港產片內的周潤發和狄龍,且《追》在日本拍攝,具有別樹一幟的日式黑幫片風格;《追》身為港日「混血兒」,讓觀眾懷舊之餘,亦可帶來跨地域「混雜」的新鮮感,鍾愛港日舊式英雄片的觀眾,肯定不容錯過。

此外,舊日周潤發與狄龍的同性情誼在《追》內杜丘與矢村之間獲得再現的機會。杜氏對警察投不信任票,當矢村追捕他時,他不顧一切地逃走,認為自己應能找到被陷害的事實真相,深知所謂的司法制度根本對他沒有任何幫助,遑論能使他沉冤得雪。矢村經常處於矛盾的境地,一方面源於警員職責所在,需要歇盡全力逮捕身為通緝犯的他,但另一方面矢村卻察覺所有指向他的證據過度完美,此兇殺案有疑點,他應不是真兇,且其後矢村與他惺惺相識,覺得他是對手之餘,亦可以是好友,這種對壘轉化為合作的關係,使兩人自自然然地建立一種互相欣賞卻又彼此對抗的同性情誼。手銬本用來逮捕罪犯,但它把兩人牽在一起,象徵兩人的關係更進一步,已非正反敵對或兵賊對抗那麼簡單,而是共同出生入死、赴湯蹈火的好兄弟。因此,《追》可讓觀眾再次回味吳氏英雄片內男性陽剛式的情誼,重感情,講義氣,甘苦與共,是理想式的武者品格,亦是強悍卻帶點「溫柔」的典型傳統男性形象的徹底體現。

白鴿象徵和平與愛,《追》身為吳氏的作者電影,當然少不了白鴿的意象,當劇烈打鬥出現時,總會出現白鴿飛過的場面,或許吳氏想為觀眾提供喘息的空間,或許吳氏對和平與愛的來臨有積極樂觀的希冀和盼望。在杜丘陷於被冤枉的困局不知所措之際,欲還自己清白卻不得要領之時,似乎他已在迷局內「動彈不得」,沒有出路,沒有希望,只有一片黑暗;但一群白鴿「突如其來」地出現,似乎暗示黑暗過後終會有光明,「戰爭」之後終會有和平,他只需不斷等待,相信自己在噩運過後個人命運終有徹底逆轉的一天。事實上,矢村是幫助他扭轉命運的「貴人」,沒有矢村,他很大可能陷入冤獄內「萬劫不復」之境,遑論會有「逃出生天」的一日。因為當他身邊沒有人相信自己並非殺人兇手時,矢村力排眾議而固執地相信他,矢村對他自我澄清的說話深信不疑的態度,使矢村不會放棄探查兇殺案的事實真相,反而尋根究底地找出真兇是誰,這種堅持和執著,終使事實真相重見天日,他亦成功脫罪。吳氏電影常見的邪不能勝正結局再次在《追》內出現,正是矢村不鬆懈不放棄的積極態度造就的正面效果,亦是吳氏對理想和完美社會的深切盼望和美好憧憬的徹底呈現。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一月 24th, 2017 at 18:24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