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10th, 2022

10
十二月

《接棒家族》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濃濃的「親情」

《接棒家族》內優子(永野芽郁飾)改過四次姓氏,只有去過巴西其後又返回日本的父親與她有真正的血緣關係,其後的兩位父親都是繼父;只有第一位母親與她有真正的血緣關係,但母親去世後照顧她的繼母對她濃濃的「母愛」最觸動人心。或許《小偷家族》內沒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建立了「擬親屬」關係能使我們感動,而《接》內繼母梨花(石原聰美飾)與她的「親密」關係,繼母為她作出的犧牲使我們落淚,《接》的催淚情節絕不比《小》少,因為《接》內兩母女的相處過程溫暖動人,即使未曾遇上任何「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僅從繼母為她努力尋找父親,願意付出大量精力和時間滿足她的需求,為了買一座鋼琴讓她發展自己的興趣,竟願意嫁給另一陌生人;為了讓她獲得充分的照顧及得到真正的父愛,繼母又嫁給森宮(田中圭飾)。他的確做好父親的角色,每天為她預備飯盒,又從不向她發脾氣,是一等一的暖男,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使他倆建立了與真正的血緣沒有多大差異的父女關係。因此,世上最偉大的父母,不一定局限於他們與子女的血緣關係,很多時候,反而子女與沒有血緣的父母建立的「親密」關係更感人,更讓我們欽佩父母對子女付出的無條件的愛。

《接》的編劇刻意採用雙線的敘事模式,讓優子的童年與青年階段平行發展,初時我們可能以為年青的優子與童年的小咪是兩個人,直至全片的中段,我們才恍然大悟,得知優子與小咪其實是同一人。編劇在同一時間內讓過去與現在的情節交錯發展,令故事產生「懸疑感」,我們彷彿參加了家庭片的「猜謎遊戲」,這是意料之外的驚喜。畢竟單線的順序敘事模式容易使我們納悶,特別是日本的家庭及親情片的數量眾多,《接》的編劇要突出此片,實在談何容易。雖然《接》改編自暢銷的同名小說,但其雙線的敘事模式與原著不同,這突顯了劇本與小說的差異,畢竟前者以畫面為主,後者以文字為本,我們可在前者內依靠片中的佈景、家居設計及角色服裝分辨不同的時代,但在後者內卻需要依靠文字的想像空間「追蹤」角色的經歷,如非直線敘述,容易混淆優子在成長的不同階段的經歷,即使作者多次用文字透露象徵不同時代的家居設計的線索,仍然難以讓我們釐清她童年與青年經歷的差異,更難以在腦海中把雙線還原為單線。因此,畫面的表達讓編劇靈活地運用敘事模式的彈性,並進行故事情節方面的創新,這是電影比小說的優勝之處。

由此可見,《接》的編劇不僅根據原著而以濃濃的「親情」觸動我們的心靈,還以雙線的敘事模式為我們提供形式上的新鮮感。這表明編劇銳意對原著進行罕見的「革新」,除了片中優子的兩位母親和三位父親的複雜家庭繼承原著外,還著意讓我們比較童年與青年優子的異同,其相似的地方在於她在兩個成長階段內都很感性,容易流淚,個性方面沒有太大的變化,相異的地方在於她已較為成熟,了解自己特殊的家庭狀況,童年時的她輕易地向繼母提出自己在物質方面的需求,青年時的她已知道「求人不如求己」,需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改善物質生活。因此,雖然《接》的編劇不算屢創新猷,但他忠於原著卻又嘗試進行形式上的創新,這已經值得我們鼓勵和欣賞。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