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th, 2022

20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593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窄路微塵》短評

寬恕與愛

基於同情,所以寬恕。很明顯,《窄路微塵》內窄哥(張繼聰飾)同情Candy(袁澧林飾)的處境,她作為年輕的單親媽媽,需要帶著七歲的細朱(董安娜飾)過活,被男朋友拋棄,又欠缺謀生的專業技能,唯有投靠他,在他開辦的清潔公司內工作。她一次又一次犯錯,欺騙別人,在疫情嚴峻期間過度稀釋漂白水,使客戶的利益及大眾的安全受損,甚至導致清潔公司倒閉,他依舊原諒她,甚而幫助她。這種寬恕,與其說是普通朋友之間的關顧,不如說是超越友誼關係的關愛。

片中的他不是「聖人」,甚至是與你我他毫無差異的平凡人,卻願意無條件地照顧她。部分觀眾可能認為他的行為「超現實」,一般人不可能對她這麼好,她遇上他,是她的幸運,她的福氣。然而,她卻利用了他的同情心,即使對自己過往的行為後悔莫及,依然一錯再錯,直至使他被控告,險些身陷囹圄。或許他與她同處窄路,同病相憐,他在她每一次犯錯後都發覺她有苦衷,遂願意大方原諒她,畢竟他與她都在低下階層的圈子內徘徊掙扎,對未來沒有希望,遑論會有盼望。

張繼聰及袁澧林皆演活了弱勢社群中的無奈者。前者用樂天知命的心態,準確地捉摸低下層人士掙扎求存的努力和艱辛,例如:他被迫從清潔公司老闆轉職為保安員,以無奈但欣然接受的神態演繹角色艱苦謀生的苦況。後者用堅毅不屈的心態,準確地捉摸低下層人士想盡辦法維生的辛勞和手段,例如:細朱意外地弄翻了裝滿漂白水的水桶,由於當時漂白水的供應短缺,她被迫過度稀釋漂白水以替顧客清潔,以憤怒但接受命運安排的神態演繹角色苦苦掙扎的窘境。

由此可見,《窄》描寫疫情下低下階層的生存狀態,男女主角準繩的演出讓此階層的觀眾感同身受,亦讓不屬於此階層的觀眾深深感受香港貧富懸殊的嚴重性,深覺政府進行相關的社會及經濟改革的必要性及迫切性。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