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13th, 2022

13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592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阿凡達:水之道》Avatar: The Way of Water

技術巔峰,占士金馬倫無憾之作。

電腦特技就是戲之全部。這是一趟賞心悅目的觀影旅程,海洋世界令你瞠目結舌。會夜潛的朋友一定知道,水底生物的而且確是會發光的,導演就利用了這點,塑造出一個夜光的海底國度,蔚為奇觀,美不勝收。配合IMAX與3D效果,讓你置身其中,感受各種生物的獨特氣質與光彩,奇幻趣緻。當然有水之柔亦有鐵之剛,一些重型機甲、機械人、戰機都扎實逼真,尤其今集的蟹型機械獸,水陸兩用有趣新鮮。

而最後飛魚突襲與塔鯨反噬的巨型戰爭場面絕對是超高難度製作;真人與電腦特技配合的每一個動作、分鏡皆清晰準確,還要是3D攝製,工序之多、之難、之繁,影壇上除占士金馬倫敢挑戰外,應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特技就是戲之全部」,故事亂來令我下了這個結論。話說上一集的上校今集竟然變成阿凡達,找阿積尋仇就是整個故事的脈絡。人類重臨滅村,目的是要掠奪他們的礦石資源,瞬間燒村其實目的已達,何解仍要追殺阿積一家?首先上一集的上校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打工仔,結果任務失敗被殺。本集是誰將他起死回生變作阿凡達?又說造一個阿凡達價值不菲?誰付錢?付錢去為你了結私人恩怨?完全說不通!為了你去尋仇而要投資整隊阿凡達軍隊配合?後來又聯合捕鯨搜獵隊去大屠殺,目的又只為引阿積出來,請問又是誰付錢?一場又一場的大龍鳳就只為追殺阿積?殺死阿積又如何?追殺總得有個理由!另一不解的是有個人類的「蜘蛛仔」是上校的兒子。橫看豎看上校都已六七十歲,何以有一個年幼兒子?筆者故意再翻看上一集,完全沒見交代過上校有攜同一個嬰兒去執行任務…。最奇怪的是到最後「蜘蛛仔」竟然去救回這個將他的家園燒毀,滅族滅村的仇人。何來的父子感情?一個從沒見過的陌生人,由始至終都在追殺你的養父…怎說也說不通!故意留下壞人給第三集來作對也太著跡了罷!

科幻片的觀眾總是胸襟豁達,三小時多的鬼斧神工,絢麗繽紛足以彌補以上流弊。始終金馬倫在技術上精益求精、力臻完美精神是值得敬佩的。

陸凌綠

《童話世界》短評

被告與「受害者」之間的矛盾

在《童話・世界》內,對於權勢性侵的罪責,我們很多時候都會認定被告湯師承(李康生飾)是罪犯。因為他是著名的補習社導師,亦是成年人,理應比高中生陳新(江宜蓉飾)成熟,與她發生性關係,即使她半推半就地介入這段關係,都會被視為「受害者」。

片中出現兩種與別不同的鏡頭,一種是他採取主動,誘導她與他發生性行為,另一種是她採取主動,引誘他與她發生性行為。真相如何?這實在不得而知。或許兩種千差萬別的鏡頭正暗示「受害者」與被告完全不同的角度,她控告他時,必定從前者的角度解釋他的行為,他為自己辯護時,亦必定從後者的角度解釋事情的「真相」。我們參照兩種不同的角度後,便會發覺編劇偏向前者,後者只是他的「狡辯」,因為她很多時候都被他自稱我愛妳的「童話」哄騙。

事實上,他騙人的技巧高超,不單女生受騙,初出社會的律師張正煦(張孝全飾)亦被他欺騙。由於正煦急於在官司中獲取勝利,遂誤信他,在十七年前引導法官判她有罪,他反而無罪釋放,這源於其欠缺打官司的經驗,使正煦容易被騙。十七年後,正煦始發覺他再次權勢性侵另一位女生,得知他是真正的罪犯,遂對當年的行為後悔莫及,堅決要「贖罪」,控告他以爭取社會公義。孝全運用了十七年前後兩種有極大差異的心態演繹正煦在個性和價值觀方面重大的變化,從前以個人利益為重,著重官司獲勝帶來的名譽和地位,如今偏向集體利益,追尋社會公義,避免有更多女生受害。孝全努力地捉摸角色的變化,其在神情和身體語言方面到位而精準的演出,讓其成為全片的亮點。

不過,《童》內視點的多元性及不上《正義迴廊》,只從被告、「受害者」、檢控官及律師等角度分析他權勢性侵的罪責,欠缺了陪審團的角度,《正》內由不同身分的社會人士從相異的角度討論案件,正是其最精彩之處,亦是其比《童》優勝的地方。因為「當局者迷」,很多時候,局內人看不清真相的全貌,容易被案件內相關人士誤導,反而局外人能從第三者的角度,並運用清晰的頭腦分析案件,最後為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新觀點和新論據。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