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15th, 2020

《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Fatima)

當信念被衝擊,你會動搖嗎?

「花地瑪聖母三大預言」聞名世界,本片的焦點並非落在聖母或預言,而是落在三名見證牧童之一的十歲路濟亞(飾演的史蒂芬妮吉爾已十三歲,實在大了一點,對角色的發揮是有點妨礙)上。當三名分別七歲、八歲、十歲的小孩被聖母選中為「信差」時,預言未降臨,煩惱已先降臨了。被選中的原因可能是小孩的心沒成年人般蕪雜骯髒,於是,骯髒的成年人便因為「貪、嗔、痴」向他們施加各方壓力甚至暴力。或許你會問,為何聖母要慘害他們呢?這正是影片的主題。

因為觸及宗教,導演皆以虛幻手法表達很多場口,不單拓闊了觀眾的想像與思考,多變的影像亦令神秘感增加,更突顯了人物的複雜心情。

「信仰」是團結的力量,也是邪惡掌權者最害怕的武器。「要你收聲,你要更大聲」,大聲地一起禱告,神蹟會再次顯現。只要信。

陸凌綠

《新聞守護者》

人類的文明進步建基於什麼 ?                                Kepa

聽了編劇恩師的極力推薦之好電影,好在那裡是需要一看才知曉。在這之前是需要一點背景資料來引導,電影故事是說一位英國記者如何揭發1932年烏克蘭大饑荒。 這件史實是值得現今人類的深思。

不談政治,亦無黃藍綠各種顏色之見,只說《新聞守護者》為何正是時候,來得正好!看到一半為何會落淚,如何感同身受!為何歷史會不斷重演無限次?不是不知道歷史過程,而是自覺會比前任做得更好,用寶島話是「自我感覺良好」,曾經造就人類歷史中最大的饑荒、犧牲最多國民的人禍,大家都清楚明白,應該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想打破紀錄以遺臭萬年為目的,人類的文明進步是建基於什麼?肯定不是為一己私慾吧!這是電影帶給觀眾的深思。

《驚夢49天》短評 曉龍

結合台式『觀落陰』與西式催眠的跨文化電影,影片內李家豪(Lewis Liu飾)在夢境與現實之間糾纏不清,以為自己在現實世界內,其後發覺自己身在夢境中,於迷濛混亂之下,始發覺自己失憶背後暗藏著鮮為人知而籌備充足的「陰謀」。在「陰謀」被揭發之際,一切真相迎刃而解,有時候解釋得太清晰反而使其故事情節欠缺神秘感,遑論會有延續至影片散場後的驚嚇性。或許故事主線模糊不清,讓觀眾猜猜尋尋,會獲得「尋幽探秘」式的樂趣,而開放式結局是其中一個較佳的選擇。

《天能》 少翁

導演基斯杜化·路蘭的新電影《天能》最近引起大家熱烈討論。與一般特工片不同,路蘭在電影中引入了全新的世界觀—時光穿梭。男主角從一個恐怖襲擊開始,進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透過機器穿梭至時空的不同位置。而導演就在時光倒流中加入了不少魔幻情節,比如事物倒映,或者同一個人在不同時空互相相遇。雖然這種天馬行空的設計令很多觀眾初次觀影的時候完全摸不著頭腦,但其實導演早已在開首就設定了各種線索來提醒大家。

路蘭最拿手的就是將簡單的故事重新切入新的視野。《天》時光倒流的新論述,可能會令它成為最經典的特工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