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7th, 2020

《新聞守護者》(Mr. Jones)

年輕就是可以很天真很傻;年輕就是可以有恃無恐;年輕就是可以義無反顧。這一切都是值得我們珍惜的。

真人真事改編。1933年年輕記者鍾斯「有恃無恐」地以為曾經訪問希特拉,就可以暢通無阻地去訪問史太林;這是「很天真很傻」的想法,但他「義無反顧」地去實行。

懷疑蘇共「假大空」,深入烏克蘭尋找真相。一連串的明查暗訪:「黃金糧倉」被瞬間掏空殆盡;普立茲獎報人助紂為虐;這邊廂權貴酒池肉林,夜夜笙歌;那邊廂饑荒處處,百姓餓死屍橫遍野,觸目驚心。導演使用冷暖色調造出強烈對比。劇情推展扣人心弦,運鏡靈巧有力,配合「採訪主題」不乏手搖鏡,令真實感增加。《動物農莊》的啟蒙更是畫龍點睛。

塗脂抹粉的假新聞;助紂為虐的諂媚攀附;秘密警察的監視搜捕;互相篤灰、分化、不信任…,這一切一切就是這麼熟悉,這麼有切身感受;因為八十多年後的今天,仍每天血淋淋地上演。

結尾字幕陳述令人黯然神傷。在此感激每一位「很天真很傻」的年輕人不畏強權,以生命揭破邪惡奸險真相,讓全世界警惕。筆者在此向所有勇敢正義的新聞工作者致敬。

陸凌綠

《聖荷西謀殺案》

標題黨也無補於事 Kepa

前一段時間,限聚令期間跟朋友吃飯,她說起非常想看《聖荷西謀殺案》,對香港電影也十分支持,故也十分關注此片。

電影上映,看看如何?看著看著,第一次看錶才9分多鐘,人物關係如何就沒法說,如果是懸疑片的開端,沒有外國電影那種懸念,抄都會吧,那是賣什麼?以為大神在後頭,第二次看錶是15分鐘,之後是20多分鐘,34分鐘,都在看什麼戲?? 如果是以前在旺角電影院,觀眾早已經割櫈離場!

到49分鐘才來一點戲,是什麼套路?全片片長不到1小時30分,過半了都在看什麼?

劇本是翁子光的,那就說說當年的《踏血尋梅》,江老闆已經投了,前期已完成準備開鏡,唯在宣發會議上,主管說片名沒有叫座力,一定需改為比較庸俗的片名,但導演不同意並堅持片名,結果江老闆改投開拍《寒戰》。 《踏》一停便是四年,才找到新投資者,最後在金像獎拿了六個獎項。這些獎對江老闆來說沒有實質的意義,事實上《踏》不及 《寒》賣座,商業正確。

這部《聖》,片名已經吸引了觀眾,如果我是導演,不會這樣拍,投資方為何投這片?翁子光劇本是主因吧。但選角錯到底, 不是佟大為演不好,而是他的戲路感覺比較富喜劇感,這電影的決策部門需要好好學習下。

《急先鋒》

老套舊爛 Kepa

小時候每逢過年,媽媽都會帶我去看賀歲片,從許冠傑的《最佳拍檔》到成龍大哥的賀歲片。今年疫情爆發前,六部賀歲片大片,少不了成龍的片,最後由《囧媽》神操作勝出。

《急先鋒》 上映了,正值國慶中秋雙節檔期,唯電影質量能否支撐檔期?一輪宣傳已經大打折扣,成龍在拍攝期間消失在水底45秒,不禁讓人想起《絕地逃亡》攝影師在颱風天拍攝溺斃之事,以此宣傳極為不智,未看已經打了八十大板。

一看 《急》 ,為何如此老套舊爛?成龍大哥拍片從來不缺資金,為何拍得如此爛片?要是在倫敦拍攝,早前的《英倫對決》早已經給觀眾一個印象,在這基礎上應該可以,但為何在YouTube上早已看過的視頻,抄襲在成龍電影裡就自己倒米,以前成龍電影的原創動作在那裡?再加上超爛的CG飛車鏡頭,實拍也沒有了!《急》讓觀眾入場看什麼?像美國的 CG飛車鏡頭還可以,為何用上不懂飛車或汽車物理的人去做 CG飛車鏡頭?一大敗筆,有錢拍攝都不會花,實在可惜。那一幫演員根本不是幫電影宣傳,一己私慾毀掉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