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20

10
十月

《逆權庄家》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黑人艱辛的追夢歷程 曉龍

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故事來源必須具有一定的傳奇性,能使普羅大眾對故事主人翁的經歷嘖嘖稱奇,這才可令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並真的可深入民心。雖然《逆權庄家》與荷里活其他大部分以黑人為主角的電影相似,同樣講述美國歷史中存之已久的種族歧視問題,但此影片觸及的收購銀行業務,內裡秘而不宣的內幕甚多,他們除了關注兩位男主角伯納德加勒特(安東尼麥奇飾)及祖莫里斯(森姆積遜飾)當時如何備受身旁的白人歧視外,還可藉著兩人的經歷了解1960 年代黑人在此行業內大展拳腳時所遇上的困難和挫折,以及其誤信白人拍檔馬修史坦納(尼古拉斯侯特飾)所付出的沉重代價。即使兩位黑人最後東山再起,仍然因坐「冤獄」而浪費了生命中寶貴的時光。片名所謂的「逆權」,其實有點言過其實,因為他們微小的權力和地位皆不足以抗衡當時白人主導的司法制度,在法律面前,史坦納為了脫罪而卸責,迫使他們承受所有罪行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不論他們的事業有多成功,財富有多豐厚,依舊需接受白人主導下不公平的審判,依然需接受被冤枉而被迫坐牢的命運。因此,他們貴為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著名銀行家,卻仍然在白人主導的法庭內無能為力,理據充分的解釋,於事無補的辯護,皆顯得「弱不禁風」。

無可否認,影片內加勒特是一個夢想遠大的企業家,從小至大都不甘心成為白人的「附庸」,對當時黑人從事的傳統藍領工作皆嗤之以鼻,希望改變黑人被白人小覷的社會現象,在種族壓迫政策下出人頭地,從童年階段開始已努力地鑽研投資學,希望用知識改變命運,旁人笑他瘋癲笑他愚拙,他卻完全置諸不理,遑論其建立豐功偉業的心志會有絲毫的動搖。或許成功人士都需要有充足的自信、強勁的魄力和決心,才可抵禦人生中突然而來的「風風雨雨」。即使成功培訓藍領出身的白人史坦納為他與莫里斯在金融界的代表,期望較容易與商界的白人交涉,仍然「聰明反被聰明誤」,其身陷囹圄的命運不曾打倒其揚名立萬的決心,反而讓他們上了人生中寶貴的一課:不可輕信別人,在種族不平等的大前提下,人類的私心在危難面前主宰一切,不論之前彼此之間有多深厚的感情,依舊敵不過其保護個人利益的最崇高慾望。因此,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對當時的黑人來說,此格言只在白人社會內存在,在黑人世界內根本從未出現!

由此可見,《逆》講述的故事在同一系列的電影中算是功敗垂成,最後黑人企業家已有萬貫家財,但這不代表其獲得同等份量的社會地位和權力;很多時候,事業方面的成功能換取別人對自己的尊重和欣賞,可惜根深蒂固的種族觀念卻不會在剎那間改變。這就像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首次以黑人身分獲取美國最高的政治權力和地位,但這不代表種族歧視問題從此獲得圓滿的解決,當白人特朗普成為總統後,美國歷史中常見的種族歧視案件又再次出現,這證明奧巴馬一人的成功能換取白人對他的尊重和欣賞,但白人心底裡瞧不起黑人的心態卻不曾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歧視仍然存在,一切仍舊不變。不過,影片內加勒特及莫里斯為提升黑人地位所付出的努力,為爭取種族平權所作出的犧牲,即使到今時今日種族問題依然不曾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最低限度他們在艱難的就業環境內創下黑人成為傑出銀行家的先河。

《新聞守護者》(Mr. Jones)

年輕就是可以很天真很傻;年輕就是可以有恃無恐;年輕就是可以義無反顧。這一切都是值得我們珍惜的。

真人真事改編。1933年年輕記者鍾斯「有恃無恐」地以為曾經訪問希特拉,就可以暢通無阻地去訪問史太林;這是「很天真很傻」的想法,但他「義無反顧」地去實行。

懷疑蘇共「假大空」,深入烏克蘭尋找真相。一連串的明查暗訪:「黃金糧倉」被瞬間掏空殆盡;普立茲獎報人助紂為虐;這邊廂權貴酒池肉林,夜夜笙歌;那邊廂饑荒處處,百姓餓死屍橫遍野,觸目驚心。導演使用冷暖色調造出強烈對比。劇情推展扣人心弦,運鏡靈巧有力,配合「採訪主題」不乏手搖鏡,令真實感增加。《動物農莊》的啟蒙更是畫龍點睛。

塗脂抹粉的假新聞;助紂為虐的諂媚攀附;秘密警察的監視搜捕;互相篤灰、分化、不信任…,這一切一切就是這麼熟悉,這麼有切身感受;因為八十多年後的今天,仍每天血淋淋地上演。

結尾字幕陳述令人黯然神傷。在此感激每一位「很天真很傻」的年輕人不畏強權,以生命揭破邪惡奸險真相,讓全世界警惕。筆者在此向所有勇敢正義的新聞工作者致敬。

陸凌綠

《聖荷西謀殺案》

標題黨也無補於事 Kepa

前一段時間,限聚令期間跟朋友吃飯,她說起非常想看《聖荷西謀殺案》,對香港電影也十分支持,故也十分關注此片。

電影上映,看看如何?看著看著,第一次看錶才9分多鐘,人物關係如何就沒法說,如果是懸疑片的開端,沒有外國電影那種懸念,抄都會吧,那是賣什麼?以為大神在後頭,第二次看錶是15分鐘,之後是20多分鐘,34分鐘,都在看什麼戲?? 如果是以前在旺角電影院,觀眾早已經割櫈離場!

到49分鐘才來一點戲,是什麼套路?全片片長不到1小時30分,過半了都在看什麼?

劇本是翁子光的,那就說說當年的《踏血尋梅》,江老闆已經投了,前期已完成準備開鏡,唯在宣發會議上,主管說片名沒有叫座力,一定需改為比較庸俗的片名,但導演不同意並堅持片名,結果江老闆改投開拍《寒戰》。 《踏》一停便是四年,才找到新投資者,最後在金像獎拿了六個獎項。這些獎對江老闆來說沒有實質的意義,事實上《踏》不及 《寒》賣座,商業正確。

這部《聖》,片名已經吸引了觀眾,如果我是導演,不會這樣拍,投資方為何投這片?翁子光劇本是主因吧。但選角錯到底, 不是佟大為演不好,而是他的戲路感覺比較富喜劇感,這電影的決策部門需要好好學習下。

《急先鋒》

老套舊爛 Kepa

小時候每逢過年,媽媽都會帶我去看賀歲片,從許冠傑的《最佳拍檔》到成龍大哥的賀歲片。今年疫情爆發前,六部賀歲片大片,少不了成龍的片,最後由《囧媽》神操作勝出。

《急先鋒》 上映了,正值國慶中秋雙節檔期,唯電影質量能否支撐檔期?一輪宣傳已經大打折扣,成龍在拍攝期間消失在水底45秒,不禁讓人想起《絕地逃亡》攝影師在颱風天拍攝溺斃之事,以此宣傳極為不智,未看已經打了八十大板。

一看 《急》 ,為何如此老套舊爛?成龍大哥拍片從來不缺資金,為何拍得如此爛片?要是在倫敦拍攝,早前的《英倫對決》早已經給觀眾一個印象,在這基礎上應該可以,但為何在YouTube上早已看過的視頻,抄襲在成龍電影裡就自己倒米,以前成龍電影的原創動作在那裡?再加上超爛的CG飛車鏡頭,實拍也沒有了!《急》讓觀眾入場看什麼?像美國的 CG飛車鏡頭還可以,為何用上不懂飛車或汽車物理的人去做 CG飛車鏡頭?一大敗筆,有錢拍攝都不會花,實在可惜。那一幫演員根本不是幫電影宣傳,一己私慾毀掉所有。

6
十月

《聖荷西謀殺案》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在愛情和懸疑之間尋找平衡

愛情加上懸疑,本來是吸引眼球和票房的混合好題材,最成功的經典當然是大衛芬奇導演的《消失的愛人》,講述性格偏執的妻子自行失蹤,讓出軌的丈夫被懷疑成殺人犯。港產片《聖荷西謀殺案》改編自同名舞台劇,以愛情結合懸疑,故事講述由蔡卓妍飾演的女子Yanny為了逃避自己在香港的失敗戀情,前往美國探望多年不見的好友鄭秀文飾演的Ling姐。表面上,Ling與佟大為演的丈夫Tang在聖荷西過著彷彿平淡無憂的理想生活。實際上,就在短短數天的探訪中,Yanny意外地發現了這對夫婦背後鮮為人知的身分真相,而Yanny離開香港的理由也逐漸曝光。

懸疑故事要吸引觀眾,就要編劇精心的鋪排,今次《聖》由《踏血尋梅》的名導演翁子光執筆改篇,他善於娓娓道來複雜故事。但相信局限於原有劇本來自舞台劇框架,人物少、場景單一,劇味高潮都依靠演員的投入帶動,改編成電影就忽略了運用電影語言取鏡,以補充相對單薄的場面。

故事背景選擇美國,固然較容易開展發生在清靜小屋的殺人事件,當中穿插少量關於偷渡、移民婚姻等情節就太點到即止,沒有充分發揮中國人在異鄉流離失所的困頓失據。例如鄭秀文任職的婚姻介紹所,提及的婚配個案就顯得可有可無;有可能經典電影《秋天的童話》已深刻描寫中國人移民美國的壓抑和失落,《聖》反而有情節諷刺中國人在美國仍然在欺負中國人,聖荷西雖然是虛構的城市,但電影並沒有虛構中國人的劣根性。

蔡卓妍在戲中演的流浪少女較貼近她現實生活的性格,戲中的爆發點也不算多。男主角佟大為是國內一線型男小生,他在戲中的壓抑就火候不足,戲末的性格突變也欠缺鋪排。而全戲最吃重的鄭秀文徘徊在被害者和施害者之間,始終沒有讓觀眾體會她的苦況,還是她由始至終都在加害他人,電影結局也落得太所以然,欠缺了再三回味的空間。

《聖》嘗試在愛情和懸疑之間尋找平衡,算是港產片中的新嘗試。

少翁

2
十月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讓愛」很偉大? 曉龍

常說:「愛情是需要犧牲的。」但主動「讓愛」是否值得尊敬的犧牲?這種做法是否很偉大?《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內田筱湘(陳妤飾)與李助豪(曹佑寧飾)本屬青梅竹馬,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在一起,已被旁人視為不可分離的一對,但初時他竟只視她為知己好友,限於友情而未發展成愛情;不過,她有的是愛心和耐性,當他公開向她的好友宋依靜(林映唯飾)表白時,她不曾有怨言,遑論會憎恨他,反而她主動「讓愛」,在他與依靜有任何感情或相處問題時,她都樂意聆聽解答,彷彿她十分認同他與依靜是百分百匹配的一對。其後她按捺不住,終於不再隱藏,承認自己一直都愛他,之前只顧及依靜的感受,刻意假裝「放棄」這段感情;到了那時那刻,此兩女一男的關係完全曝光,她主動向旁人表示自己真的喜歡他,並覺得他是自己的理想情人。因此,在友情與愛情的矛盾和衝突中,初時她不自覺地選擇了友情,其後她希望自己對得住自己,不想自己後悔莫及,遂唯有犧牲友情而擁抱了自己的愛情。

《可》的其中一位編劇呂安弦以前曾擔任《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的編劇,同樣講述宋媛媛(Cream)(陳意涵飾)與張哲凱(K)(劉以豪飾) 從高中開始相依為命,朝夕相對,然後愛上對方的故事。由於K患上遺傳性癌症,擔心不能讓Cream得以幸福地過活,成為她的負累,他遂隱藏了自己對她的愛,並主動「讓愛」,要求她結識男友,追尋下半生的幸福。或許愛到極致的一刻,便是「捨棄」,《可》的筱湘與《比》的K在自己最愛的人面前,在迫不得已下,同樣選擇「捨棄」,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太愛對方,為對方的未來左思右想,覺得自己可能不是對方最適合的終生伴侶,改而替對方作出最佳的選擇。很難說這是感性掩蓋理性還是理性遮掩感性,因為為對方選擇摯愛是理性的決定,但此決定背後偉大的愛卻屬於感性,故「讓愛」的行為其實是理性與感性的交疊,對自己及對對方的衝擊不算小,所產生的源自內心的打擊不算不大;《可》的筱湘最後排除萬難,決心與助豪在一起,《比》的Cream最後服下藥物,與K共赴黃泉,這已證明「讓愛」只是戀愛的其中一個階段,其對原本徹底的真愛不曾產生絲毫的影響。因此,很多時候,「讓愛」可能很偉大,但需要犧牲的,除了自己,還有對方。

《可》從始至終都輕鬆愉快,即使筱湘「讓愛」時顯得略為憂鬱傷感,助豪撮合三對絕緣男女的過程仍然充滿趣味,容易令觀眾捧腹大笑;畢竟年青人的戀愛世界經常充滿著眾多的不可能性和不確定性,描寫此世界的電影有不少發揮的空間,現今不少台灣電影都循此方向發展,然後在此世界內加入嶄新的元素,可以是精神病患,亦可以是恐怖懸疑,更可以是推理兇案。之後上映的《怪胎》算是同一系列的另一變奏,在年青男女之間的戀愛生活內加入神經性強迫症的病徵,為此系列帶來新鮮感,並觸及病患與正常人的差異及病患康復後產生的變化等問題,男女主角林柏宏與謝欣穎賣力投入的演出,與曹佑寧及陳妤不惶多讓。由此可見,《可》與《怪》各有特色,同樣值得期待。

1
十月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