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3rd, 2019

23
三月

《M巾英雄》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困難與不足啟發創意 曉龍

遇上困難與不足,不單不會退縮畏懼,輕言放棄,反而會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和創意,尋新求變,這就是成功的發明家必須具備的先決條件。《M巾英雄》內男主角拉克史米(阿克夏庫馬飾)對他的太太嘉特莉(索娜姆卡浦爾飾)只能用一塊小小而較骯髒的布代替衛生巾感到不悅,因為衛生巾的售價高昂,在全印度的五億成年女性中,只有兩億人有能力購買衛生巾,此現狀反映衛生巾是奢侈品,但卻是女性在日常生活中的必須品。面對困難,他的太太選擇妥協,為了減少生活開支,繼續使用那塊骯髒的布,但他卻愛妻如命,不忍心看見她繼續受苦,竟不理會衛生巾乃印度的傳統禁忌的迷信思想,開始研發製造衛生巾的機器,在創新的過程中,他受盡旁邊保守村民的嘲笑和謾罵,覺得他的作為是全村的恥辱,她及自己的父母甚至因他而蒙羞。此創新的勇氣和決心,不單源於其好奇心,還源於其永不放棄的發明家精神,這就像片末他在聯合國裏的一場演講,大意是:印度有很多問題,問題隨處都在,人生本就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唯有死掉,問題才不會出現。因此,《M》說明了一個道理,發明家必須有堅毅不屈的精神,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心態;否則,各項發明未達致完成階段,已輕易地在中途「胎死腹中」。

我們大部分人都會對生活中的各種事情習以為常,認為日常中的不足乃理所當然,很少去想想怎樣減少這些不足。這就像片中的嘉特莉,只默默地如常生活,不懂「發聲」,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更不願意改變現狀;幸好她的丈夫拉克史米不是同一類人,認為人生的樂趣在於不斷解決自己面對的各種問題,保守的村民以為他研發製造衛生巾的機器是瘋癲的行為,他便要想辦法打破此傳統的迷信禁忌,當他起初製造的衛生巾質量與大公司相距甚遠時,他便要想想如何改善這些機器的效能,當他被視為「古怪」的發明行為被家人及朋友鄙視誤解時,他便要想想自己的發明可如何博取外界的認同,然後反過來獲得他們的掌聲。從來發明家都需要承受巨大的壓力,他亦不例外;片中他多次嘗試製造衛生巾的機器,但仍以失敗告終,本來想放棄,殊不知「陰差陽錯」的離奇際遇卻使他獲獎,成為國際上的知名人士。因此,「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當他無時無刻都想著如何依靠想像力和創意改善製造衛生巾的機器,當機會來臨時,他便可抓緊時機,創造一片屬於自己的「新天新地」。

片中落後村落的村民有很明顯的隨眾心態,當村長說拉克史米研發製造衛生巾的機器是羞恥的行為時,他們便同聲和應村長,並以他經常沾染「不潔的東西」為理由,不斷批評他;當他享負盛名,載譽歸來,村長慶幸他已成為國際級名人時,他們亦立刻支持村長,舉辦一連串慶祝活動褒獎他。他們對他前倨後恭的表現,正好反映他們身為「蠻荒草民」,缺乏生活常識,沒有主見,只懂得人云亦云,看來印度與黎巴嫩相似,知識貧乏使大部分村民頭腦閉塞,不願意接受新事物和新觀念,不單不懂改善自己的生活,自身家庭和社會前進的步伐亦受到嚴重的阻礙。因此,不論印度還是黎巴嫩,政府必須想想如何改善教育政策,除了「掃盲」,還需提升普羅大眾在日常生活知識方面的教育水平;否則,迷信禁忌散佈全國,後果不堪設想。

《飆風特警》(HIT AND RUN SQUAD)

命喪於飊車;命喪於追兇;也不及命喪於黑警手上可怕!

「行賄貪污,大家受苦」這句說話從小聽到大。貪污何其可怕?本片示範。「執法者」肆無忌憚地去犯法,掌權者利欲薰心,在這種環境下,正義的警察又有幾許?以飊車來包裝,是不錯的選擇,起碼有官能刺激,幸本片不單只「官能」,更有豐富劇情,其中銳意揭露警黑勾結,無法無天,看到也教人心寒;當然韓片一向都去得很盡,有否誇張未知,但看見近日韓國娛圈的駭人醜聞頻仍,就不到我不信了。

多場公路飊車,導演拍出速度感,緊張刺激且逼真(雖有電腦特技)。其實拍攝難度頗高,分場分鏡必須仔細,稍一不慎又重頭來過就槽糕了。幾位演員都演得好,尤以曹政奭最為搶鏡,將那種癲喪瘋狂發揮得淋漓盡致,使觀眾更加投入警惡懲奸的位置。

唯觀乎香港廉潔排名日跌,不斷受那些所謂「潛規則」薰陶,若再不重視,相信「大家受苦」的日子很快重臨。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