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14th, 2019

《淪落人》(STILL HUMAN)

主僕情真實細膩,感動得來有笑有淚。

據陳小娟說,因為在街上見到一名外傭站在疑似僱主的電動輪椅後踏板上狀甚高興而觸發她拍本片。作為一個導演,敏銳的觀察力是相當重要的,任何題材都能變成電影;但在有限的製作條件下,如何令電影吸引(有人肯投資)呢?那就靠劇本了。幸好,陳小娟同時也是編劇,真箇能做到「我手寫我心」。日常林林總總的主僕瑣事,可能是大部分人的經歷;有趣又地道的對白,更是你我之間的閒談。吸引之處,就是「共鳴」。導演懂得取捨,抓緊主旨,在沒多餘篇幅下表達出最省、最直截了當的情感。難得新手可以做到。

當然還有飾演菲傭的Crisel Consunji值得一讚,完全不像第一次拍電影,自然親切,內心感情戲層次分明,十分希望她能奪最佳新演員獎。反觀黃秋生則嫌太過「做戲」,著實不覺他演得好。

其實香港有多少個僱用外傭的家庭?當中有多少個開心、多少個傷悲、多少個感動、多少個激心、多少個神秘、多少個你和我都有興趣想知道的故事?看見人家新加坡年前都有一齣得獎之作《爸媽不在家》了,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外傭之都,怎麼到現在才有一齣以外傭為主角的電影?看著「木棉飛絮」,總算是遲來的春天吧!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