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7th, 2018

照片

《忘形水》

愛情?抑或政治!

先旨聲明,愛情片,筆者是很重視男女主角的美貌的;除非故事、劇本寫得超好,否則很難感動我這個迂腐的觀眾(醜的如《變形人魔》卻能感動我,尤其愛情部)。男主角水怪是否英俊?以我標準來說算是俊朗高大有型,但女主角你找莎莉賀堅絲來演。其實邇演吉拿域戴拖路是我最喜歡的導演之一,其前作《魔間迷宮》驚為天人,故對此片是期望甚殷的。

以愛情片來看,描寫啞女綺麗莎枯燥與寂寞難耐的單身生活尚算足夠,但與水怪的感情戲就欠缺蘊釀了;一見鍾情?還是由憐生愛?還是對「性」的追求?只聽聽音樂,吃吃雞蛋就萌生愛意?基本上導演對水怪的描寫全欠奉(反而歹角更多),單方面如何愛得動人?且不說愛不愛情,先談談「水怪」的造型。以今天的電腦特技,我真不敢相信仍會看到穿著潛水膠衣的「人扮水怪」(欠在沒見到拉鏈);水怪除了頭和眼睛,其他的就是膠得很。如此這般的難以投入,當看到一幕水中做愛的硬浪漫時,我只見鄰座的男觀眾邊嘖嘖有聲邊掩著眼睛「無眼睇」,而我則心中唸唸有詞:嗱,唔好呀,唔好呀。另一場更突兀尷尬的是,綺麗莎幻想與水怪的百老滙式載歌載舞我的天呀!雖然見導演也盡量避開水怪全貌,我也不禁雞皮疙瘩,差點跟鄰座觀眾一樣「無眼睇」不是吧?周星馳」搞笑麼?還有一些細節也想問一下導演:到底水怪活在鹹水還是淡水的呢?據說他來自亞馬遜河,以我淺薄的知識,河,應該是淡水的。那為甚麼博士要交一盒「鹽的物體」給水怪用呢?要算那不是鹽了,但後來水怪將死將死的時候,綺麗莎明顯倒入餐桌鹽啊!那究竟是鹹水還是淡水呢?最後,水怪跳入運河,不是海。

好了,一大輪批評,若然換個角度,視它為政治片的話,倒該贏盡奧斯卡;導演還要是墨西哥人,衝著「侵侵」而來,最合評審口胃:痛斥種族主義、階級、異類(包括同性戀、貌醜、殘障)的歧視,控訴強權、暴力,頌揚人道、生而平等,「神」愛世人,死而復生,仲唔贏晒?

平心而論,美術(不包括水怪CG)、攝影、音樂都具水準的,唯劇本需要再寫好一點,導演就,我真的覺得不足以拿最佳導演(金球獎),而小金人會否再下一城?我等著瞧。

陸凌綠

照片

《古巴花旦》

這是一個傳奇的故事,這也是個真實感人的故事。

在上世紀二十年代戰亂頻繁的中國,不少華人選擇移居海外,其中一部分來到了南美洲的古巴,據說當年有數十萬之多,並建有華人社區。今已是86歲的何秋蘭及88歲的黃美玉正是當年生活在古巴華人社區的鄰居姐妹。當年她們一起學粵劇,一個演花旦一個客串小生。

影片重點記述了兩段歷史: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古巴華人區歷史和兩位姐妹回鄉尋找父親的家屬親人,為的是去看看從未到過的故鄉~中國。兩位姐妹其實都不是百分百華人血統。黃美玉是混血兒,何秋蘭則毫無華人血統,她是被華人收養的古巴女孩。令人感動的是,她們對華人文化的尊重與愛戴甚至超過了我們在中國的華人。尤其是何秋蘭,並沒有因為無血緣關係而有任何隔閡,相反,她和她的家人都視養父是自己真正的父親和祖父。

當兩位姐妹再次化好妝登臺演唱粵劇時,那身影,那唱詞,那臉龐絲毫沒有外國人的影子。這一片土地、這一種文化,對她們而言,是多麼的遠又是那麼的近。

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