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5th, 2018

5
二月

《戰雲密報》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Photo

新聞求真的重要性 曉龍

根據聶依文在《新聞與報道通通識》內第3章〈新聞的求真原則〉所言,「最基本的,新聞報道必須真實。真實包括『真』和『實』,即報道的人和事件必須真確存在,而且符合現實。真實報道的必要條件是新聞自由,新聞工作者須具備求真的精神,掌握適當的採訪和表達方法,才能作出真實的報道。」按常理,美國是一個尊重新聞自由的國家,新聞工作者作出真實的報道時,理應不會遇上嚴重的障礙,且報道符合現實亦理應是美國憲法保障的新聞工作者權利。《戰雲密報》內《華盛頓郵報》的出版人嘉芙蓮格拉咸(梅麗史翠普飾)尊重真相,雖然與編輯賓伯特利(湯漢斯飾)在報道「五角大樓文件」一事中是否披露美國政府極力隱瞞越戰真相的事實有詳細的討論,但她仍本著求真求實的新聞報道精神,冒著被政府檢控而令報館全面倒閉的風險,在報章報道內肆意披露美國政府堅決主張參與越戰的源頭,歷屆總統的私心及其保護國家面子和聲譽的參戰動機,三者在報館刊載的政府機密文件內表露無遺,這使讀者對政府參戰的決定產生懷疑,甚至衍生信任危機,亦引發反越戰的示威遊行,美國在輿論壓力下,終在戰爭爆發十多年後的1973年簽署《關於在越南戰爭結束、恢復和平的協定》,正式撤出越戰。當年由《華》報導事實真相至美國政府作出對南越政策的重大轉變,國內反對政府參戰的聲音日趨普遍至駐紮越南的美軍軍人對政府持續參戰的決定稍有微言,當中媒體龐大而無遠弗屆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無可否認,片中的《華》在美國此高度商業化的社會內,編輯以商業利益為重,避免《華》被《紐約時報》搶先披露政府機密文件的內容以致其聲勢受損,希望重奪讀者對《華》的報道內容的高度關注,只好模仿《紐》的做法,這本是無可厚非。但出版人懂得以大局為重,初時對是否披露政府機密文件的內容顯得猶豫不決,因為報館很大可能因此事得罪政府,陷入長時間的司法風波內,一旦在法律上未能「戰勝」政府,整間報館為了繳付律師費和敗訴的賠償,很大機會會「傾家蕩產」,當中的機會成本不可謂不高,其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小。其後出版人孤注一擲,決定為普羅大眾謀福祉而報道真相,與其說她豪賭地賠上自己的「性命」,不如說她對「正義長存」的道德價值有十足的信任,且對美國的司法制度有百分百的信心,深信根據自己的良知做事終有應得的回報。

由此可見,事實本不可怕,但在私心作祟的陰謀內,一些被隱瞞的事實被揭露後反而會引起社會整體的迴響,甚至普羅大眾的不安。故片中的新聞工作者在社會公義與商業利益兩難存的矛盾和尷尬境況下,終選擇了公義,以為犧牲了利益,但反而始料不及地換來更多讀者精神上的鼓勵和市場上的支持。人心難測,群眾力量更難以估計,當不公義的事出現時,如政府不曾適當地處理,情況就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嚴重,結果越來越一發不可收拾。故《戰》對美國政府而言,有「借古諷今」之效,因為現時的總統特朗普獨行獨斷,無視新聞自由,對真相嗤之以鼻,終會引起媒體強烈的反彈,繼而造成輿論對政府龐大的壓力,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