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12th, 2017

12
五月

《玩轉身後字》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控制狂是否一無是處? 曉龍

人類是一種天性愛自由的動物,當我們被控制時,失去了自由,心裡一定覺得不好受,渴望盡快擺脫那些阻礙我們向前走的羈絆,奔向沒有障礙、無拘無束的「新世界」。在現今資本主義的社會內,我們崇尚個人主義,以追求個人的權利和自由為終極的目標,當我們受約束時,便會感到渾身不自在,希望自己可以「逃離」操控者的魔掌,得以享受以自我為中心的生活。在一間大公司內,我們當然期望自己能按著己意而工作,但很多時候我們需要為「五斗米折腰」,為了謀生而被迫遵從上司的命令,犧牲個人自由,這實屬無可避免;但當我們享有的自由一步一步地縮減,自由度急跌,甚至比我們心底裡的「最低界線」更低時,我們便難以接受,覺得現今的自己已不再是過往的自己,徹底失去自我,這容易造成抑鬱和怨恨,由於上司一定負責頒布公司的指令,當我們難以忍受時,一定遷怒於身為上司的他/她。故控制狂的上司「侵犯」下屬的自由,犯眾憎,成為眾矢之的,實屬必然,《玩轉身後字》內有強烈控制狂傾向的女強人夏蕙(莎莉麥蓮飾)便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要了解控制狂的心態和內心世界,必須付出足夠的時間和精力。片中專責寫訃聞的安安(雅曼達施菲飾)初時欲在夏蕙的家人和朋友身上認識夏蕙,了解她的優點和缺點,好讓自己可以在她的訃聞內寫下正面的說話,殊不知她在退休前已犯眾憎,安安實在無法在撰寫她的生平事蹟時對她作出正面的評價,故安安為了盡自己的責任,只好直接與她相處,發掘她的優點,並找出其「鮮為人知」的一面。在安安與她朝夕相處後,安安發覺她勇於嘗試,樂於超越自我,雖然對身邊人的要求苛刻,但她嚴謹的態度和「吹毛求疵」的評價可激勵身邊人發掘自己的潛能,並且不斷進步。因此,在安安的眼中,她並非一無是處,但她的身邊人很多時候只用正常人的觀點觀察和分析她的個性和行為,自然會覺得她過份挑剔,過度自我中心,假如能細心注意她的一言一行,就會察覺她並非如其女兒所說,有嚴重的精神病,只不過她比常人更樂於追求完美,更勇於超越自我,在旁人喜歡安於現狀的「大環境」下,她顯得不太尋常,故她不受歡迎,被眾人排斥,應是意料中事。

由此可見,很多時候,當我們對別人的個性、言語和行為評頭品足時,我們不可忘記: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找尋別人的缺點容易,發掘別人的優點困難,如需公正地評價一個人,就必須用天秤量一量,比較其優點與缺點,即使發現缺點比優點多,仍然需要肯定其優點的「重要意義」及帶來的「貢獻」,不要以其缺點掩蓋優點,繼而以劣評否定其一生終極的「存在價值」。因此,《玩》內她的「不幸」遭遇,正好說明人往往只懂得運用從個人出發的主觀角度評價別人,不擅長欣賞別人,最終只會盡揭別人的瘡疤,但卻完全忽略了每個人與別不同的獨特性和珍貴價值,正如我們很多時候只看見黑暗中的狂風暴雨,卻看不見白天裡的明媚陽光。片末安安在她的喪禮內親自讀出她的訃聞時,除了回顧其精彩的一生外,還以精煉的字句說出她的做人態度,讓參與喪禮的家人和朋友懂得重新認識和欣賞她,亦讓觀眾反思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是否犯了同樣的錯誤,只看見一個人的不足而全盤否定其具「崇高價值」的性格特質?是否以一項明顯的缺點遮蓋了雙眼,否定了其餘一切的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