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4th, 2017

《從前.現在.將來》

近期較有吸引力的影片當屬這部法語片了。片名其實是未來 L’avenir),但現在的譯名其實也不差,不僅僅是影片內容的確橫跨了三個時段,畢竟現在是由過去定的,而未來也是由現在決定的。

女主角伊莎貝雨蓓人到中年,遇到丈夫外遇,母親離世,兒女長大獨立,而自己又對曾經信服的價值觀思考產生了疑惑。一部反映女性中年危機的影片,但並沒有僅僅限制在狹隘的情感方面或是事業方面,而是從生活的各方面探討中年危機。

如何解決這一系列的危機與矛盾?我覺得導演給出了一個積極的換位思考空間,危機可以是個陷阱但也可以是個不可思議的機會:一個沒有束縛的自由自在的機會。問題在於擺脫過去,重塑現在,才能有新的未來。擺脫過去女主角做的乾脆俐落,但如何重塑現在?在我們閱讀的前人書中有可尋得的答案嗎?應該沒有!這時,導演給出了一隻又黑又老,送誰也沒人會要的貓,它應該就是女主角的化身。

唯有按照自己的本性去重塑現在,或許這才能期待得到一個真誠的未來。

嘯朗

《迷情花月》

以為是一般法式情愛,想不到有個出人意表的結局!

入場只因瑪莉安歌迪雅。整齣戲都是她個人表演,唯若年輕廿載,可能會更加適合。開始時是現在年齡的瑪莉安,不過接著就是回閃到從前了,她要演回一個十來二十歲的主角嘉碧。故事開端為了描述嘉碧的任性與反叛,她會勾引一個有婦之夫的教授,但看上去這位教授比瑪莉安更年輕,以一個「熟女」去勾引人夫,好像沒甚麼大不了…,因此投入感打了折扣。礙於瑪莉安的魅力,年齡雖不足信,也不會有太大反感,況且故事有點魔力,令我再投入看下去。

嘉碧與丈夫荷西是盲婚啞嫁(她是十個不情願,丈夫倒是對她有點情意),嘉碧明言不愛荷西,婚後也不願行房。說也奇怪,荷西是有型帥哥一名,並非又老又醜,也是一個老實人,對她亦很好,嘉碧總是不喜歡,總愛外求。也沒關係,愛情很難解釋,但她喜歡去愛的,並不是有甚麼特別原因,對軍官第一眼著迷似乎都只是外表。看著看著,以為是一個神經失常的花癡…,原來是一個真愛的故事。主角其實不是嘉碧,而是她的丈夫荷西。

導演相當聰明,故意不多描寫丈夫,因為一寫丈夫,觀眾就可能會同情丈夫,而對「不守婦道」的女主角反感,一反感,出乎意料的結局也會效果不彰。

結局,令我恍然大悟。愛一個人,你可以去得幾盡?不是一年,是十幾年,如果你有一個這樣不愛你的太太,你會怎樣?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