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18th, 2022

《烈火少女》短評
對夢想的堅持和執著

《烈火少女》的賣點,在於女主角Georgia對夢想的堅持和執著。她生活在1932年的紐約市內,當時女性沒有成為消防員的資格,她欲跟隨爸爸Shawn的「步履」,唯有化身為年青男性Joe,並成為他的消防隊的一份子。單看這段情節,容易讓亞洲觀眾想起花木蘭女扮男裝從軍的經典故事,但她欲成為消防員,實非源於孝道,主因在於她酷愛此職業幫助別人、拯救他人生命的特質,認為自己能勝任此職業,當然他是她從小至大的榜樣亦是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創作人故意刻劃他在她心底裡的英雄形象,讓她以消防員為自己的夢想的決定具說服力,或許夢想很多時候與身邊人掛勾,當年青人以為自己是獨立的個體時,殊不知自己深受上一代影響,即使有選擇職業的自由,仍然會受他們本身的形象影響,選擇同一/相似的職業。《烈》內爸爸是消防員,女兒亦是消防員;與爸爸是醫生,兒子都是醫生的道理同出一轍。編劇遵循傳統的套路開展《烈》的故事情節,雖然劇情的發展都在觀眾的預期之內,但勝在簡單易懂,不論大人還是小朋友,都可透過此片了解年青人追尋夢想的可貴,以及年輕女性在二次大戰之前的美國社會內為了提升自身的地位而付出的寶貴時間和大量精力。
曉龍
《分手的決心》(Decision to Leave)
從沒想過可以如此這般去演繹一個「愛情故事」!
以一宗命案開局,失眠的警探對一個謎一樣的嫌疑犯著迷,在兵捉賊的過程中領教著愛的殘酷。擁有漂亮純真的臉龐,獨特的氣質,才能說服精明的男主角去愛去原諒;導演完全為湯唯度身訂造這個中國女子角色。
朴贊郁是擅用電影語言的佼佼者,一連串的蒙太奇與零碎剪接,讓故事說得更鏗鏘有力,具一石二鳥之效;配合劇場式的虛與實技巧,拓闊了觀眾的想像空間,令影片更吸引,更具魔力。成功讓旁觀者的你進入角色的心理狀態。
影片前半段從查案建立二人之愛,後半段點題「分手的決心」。不倫之愛,欲斷難斷,往下走如何?看官心中有數;只是,冷不防出現了這個驚詫的結局!那種撕心裂肺的殘忍,相信是朴贊郁能奪康城最佳導演的唯一手段。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