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17th, 2020

《天能》(TENET)

純屬「炫耀」之作。

假如閣下仍纏繞在「看得懂」與「看不懂」之問題上,那就正中基斯杜化路蘭下懷了,雖然他也沒打算要你看得明白。

路蘭是筆者喜歡的導演之一,只覺得他一路走來都尋求不同突破,有佳的,也有欠佳的,而這齣卻是有點走火入魔了。

先談技巧,因為有電腦,便突破了無數傳統拍攝框架;在同一畫面上順時針與逆時針同時運行,這是劃時代的新奇構想(筆者懷疑,路蘭可能是先想「炫耀」這種技術,才構思這個故事)。導演有心向高難度挑戰,順與逆的思路必須在分鏡時已清晰妥當,否則花費的人力物力必然雙倍。無疑出來的效果也是符合劇情所需,看不看得懂是另一回事。

另外重施故技並變本加厲就是「炫富」。《鄧寇克大行動》已經是「真槍實彈」不用特技,這回更是以真747飛機撞大樓,一副「老子就是炫得起」的模樣。

當然更「炫」的就是「時空逆轉」的嶄新概念。「時間旋轉門」比叮噹的「隨意門」更令人頭昏轉向,過去、現在、將來混作一團,思緒難以片刻理清,看著看著,頭腦簡單的筆者已經投降了。順逆時空結構複雜,導演固然有自己清晰的思路,但能否清晰向受眾表達呢?看完本片的觀眾,十居其九均表示看不明白。通常「炫耀」者都不會在乎你感受。

到世界各地取景,遊艇、美女、獨特新穎帆船…在在就是一齣「占士邦片」,當然附送一場時空戰爭更刺激。與其纏繞在時空混淆的段落,倒不如純粹欣賞五花八門的娛樂點子更好。除非「傷腦筋」也是享受。

陸凌綠

《由菱開始》

從零開始說 Kepa

中日電影拍攝歸入合拍而非引進,受惠於國策是無可厚非,但受眾定點卻模稜兩可。劇本在此不談,此片可走藝術,也可走商業路線,可走院線也可走網大,可走IIA也可走III級。

首先,明白製作預算有限,但攝影、美術部分,可以下點功夫找對的人,整片命運完全不同。讓人對比當年《澀谷24小時》,去日本拍攝,那怕是香港廠景接拍,那酒吧及拉麵館是全片敗筆所在,反映創作人對日本文化不了解;再那怕要拍一堆華人都在日本,選角上可有更多考慮;要是堅持的,用陸永、楊愛瑾、萬梓良/石橋凌,何必讓觀眾聯想到他們呢?倒不如花點心思去選角,如雲翔一樣。苦了周一諾,叫她怎樣演?謝謝後來VO導航。

此片走藝術片路線,成就會更高,要是走商業路線,倒不如以喜劇包裝,走網大路線回收美滿,現在上了院線,在國內賣不了網大又上不上映?要是走藝術路線不考慮回收,可不拍III級!各不討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