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5th, 2020

《末世綠洲》(Greenland)

最緊要一家人齊齊整整。(下有少許劇透)

以為是末世電影,原來更似公路電影。一貫末世片套路,唯,一個頗「有趣」的設定令影片更具討論性-主角一家被選定為「可以登上方舟的人」。也因為這個身分,人性探討了好一段落,令主題更加豐富、耐看。沿途的人與事件鋪排別出心裁亦貼地,使人更有代入感。隕石撞擊、衝擊波等特技皆逼真震撼,緊湊無冷場。

然而,隕石無情,人間有情,怎麼篩選也好,美國仍是有自由人權之國,傳媒仍然可以去報道追踪「世界末日」的軌跡,沒有隱瞞國民;大家起碼不會死了也不知道發生甚麼事。雖然上不到政府專機,原來還可以自由出入機場去避難所「格陵蘭」,到達的時候也沒有受到阻止。是的,都死到臨頭了,還阻來幹啥?

災難片真諦:最後回歸家庭團聚才重要。

P.S. 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中秋團圓。自由何價?

陸凌綠

《孤雁和你飛》(SPREAD YOUR WINGS)

體現善與美,感動得無以名狀。

氣候災劫逼近,物種瀕危,人類罪無可赦。作出補救,為時未晚?但願如此。真人真事改編,法國氣象學家兼保障動物權益分子-基里斯提安穆萊克(Christian Moullec)為增加瀕危的白額雁存活率,作了驚人創舉:親身帶領雁兒選飛一條較安全的遷徙線。

恐真人真事平淡,導演聰明地加插了「兒子」和一隻「別的鳥蛋」,以增加戲劇性和衝突,使整個過程充滿張力,緊張驚心。翱翔天際,感受大自然的懾人氣勢,鳥瞰壯麗山河,和鳥兒並駕齊飛;多得今天高科技近距離高速拍攝,襯上優美澎湃的配樂,震撼壯觀。也佩服製作團隊找來真的白額雁(不是電腦繪製)拍攝,老實說,牠們並非專業演員,機器一靠近,不雁飛鵝走才怪,難度之高可想而知。

筆者是環保人士,也偶爾觀鳥,對冬候鳥略知一二,所以看的時候更加激動淚湧。候鳥的遷徙習性是牠們的天賦,會懂得以地標認路(如山脈、湖泊、濕地…等。如被消失就會迷路),憑日月星宿辨別方向。鳥兒從北到南飛動輒幾千甚至萬多兩萬公里,有時需要橫越海洋無落腳點歇息。中途更會遇上惡劣天氣、捕獵者或環境受污染破壞而沒得補給,吃不足沒氣力飛下去便會死亡。喜歡英文片名《展開你的翅膀》,電影正好讓你化身鳥兒展翅飛一趟,感受一下那小小軀體是如何艱辛地完成一個凶險的旅程。

嘗試去瞭解她,感受她,並愛上她。愛上了,你會因愛而作出改變(如戲中兒子),大自然仍有令人改變的魔力。但願如此。

緊記戲末的一句說話吧!

陸凌綠

《聖荷西謀殺案》(FATAL VISIT)

除卻舞台味的懸疑電影。

筆者並沒看過舞台劇或原著劇本。也好,不會先入為主,只以戲論戲。潘源良久休復出,過去編劇居多,對上一次擔任導演已是2012年了。重執導筒仍未見生疏。攝影、美術與運鏡均見用心,「閃回」略為零碎過多,懸疑片而言,算合格。

導演以懸念作主導,引領觀眾去猜謎,唯比重上顯得失衡;花了太多時間鋪陳「謎面」,忽略了人物的深入描寫,例如最初Tang(佟大為飾)何以突如其來愛上Ling(鄭秀文飾)?愛情的醞釀若何?及至二人感情突變,卻只在最後揭開謎底時口述了事。至於身分的「替代」,本來也是頗吸引的橋段,可惜效果不彰,最後還要Tang說出口,叫欣(蔡卓妍飾)去替代Ling,這種落雨收柴的結尾實在教人惋惜。改編劇本的翁子光責無旁貸。

鄭秀文無疑演得好,在缺失的劇本下,估計她要花更大的氣力才能將人物演好。佟大為亦然,他的描寫更少(勉強說粵語原來有原因,其實觀眾並不察覺導演用意),只是結尾才作出「口述歷史」,也太難為演員了。談到演員,不吐不快:其中一幕,一名華人闖入辦公室鬧事,其角色應該是不懂英語的,要Ling出去作翻譯。但那位說著滿口英語腔廣東話的「華人」明顯就是當地的ABC。找一個地道香港人來演真的那麼艱難嗎?很多新移民的港人啊,茄喱啡也不能苟且吧!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