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10th, 2020

《憤路狂逃》(Tailgate)

較為獨特的驚慄片題材。

電影宣傳聲稱是向史提芬史匹堡1971年的《飛輪喋血》(Duel)致敬,筆者故意找來一看,果然有幾分相似,尤其鬥車一場。本片其實也是一齣公路片,所以大部分劇情都是於車程中發生;在局限的環境內要做到緊張、驚慄並有追看性,著實不易,荷蘭導演Lodewijk Crijns算是不負所望。

由於戲中人都是普羅家庭的你和我,所以代入感更強;從一開始帶出懸念,已讓你亦步亦趨,心驚膽跳。只是家庭成員中的兩名女兒未能發揮應有功效,若只為增加驚嚇,一名幼女已足夠,二人重複相同功效就浪費了。

另一缺失是描寫追殺者的「目的」不夠深刻,若能挖深一層,藉此道出一種社會觀點或批判,那麼會更有意思。然而純官能刺激亦無不可,史大導的《飛》也沒有深究追殺者背景,唯其以虛幻手法表達,你就不會挑剔當中的故事情節,更覺得其順理成章了。大導發跡事必有因。

陸凌綠

《天能》短評 曉龍

大導演基斯杜化路蘭藝高人膽大,延續《凶心人》、《潛行凶間》的既有風格,今趟在《天能》內不再在故事情節內實踐平行時空,改為順時及逆時的事件同時並進的線性時空。對導演風格稍欠認識的觀眾可能會在觀影時頭暈而不知其所云,但一直追隨他的拍攝風格的粉絲定會欽佩其突破創新的精神,認為其把多種時空的情節放在同一畫面裡的做法具有革新電影語言的魄力,不論其故事內容是否震懾人心,單單時空設計及拍攝手法的嶄新構思已足以令觀眾津津樂道,在世界電影技術史上創下新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