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7th, 2020

27
五月

《又要威,又要除頭盔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具人情味的喜劇 曉龍

別以為《又要威,又要除頭盔2》只靠誇張胡鬧的笑料討觀眾的歡心,影片內眼鏡蛇的「演出」確實佔了一定的篇幅,男主角偉霆的朋友的古怪造型亦確實吸睛,但全片在搞笑之餘,亦有豐富的人情味,這是《又2》最值得欣賞的地方。在影片的前中段,筆者本以為劇情主線又是一些外父揀選女婿的老土橋段,說說偉霆如何用盡一切辦法討好心底裡的未來外父沙膽,談談女主角樂童怎樣以「虛假」男朋友偉霆為擋箭牌,讓她無需再去參與父親沙膽安排的相睇約會;殊不知偉霆的好友皆未能令沙膽接受偉霆,反而使沙膽越來越痛恨他,這不單使他的原有計劃泡湯,還令他渴望成為她的「真正男友」的日子遙遙無期。不過,很多時候,在真正的生死關頭,他才赤裸地顯露自己的「真性情」,在沙膽於礦場內差點被殺之際,他毫不猶豫地戴上頭盔,駕駛自己的電單車「野狼的士GO」進行「極地營救」。因此,在笑料以外,其實人情味才是《又2》真正的核心元素,沒有此元素,笑料無味,角色個性顯得乏味,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亦顯得冷漠。

《又2》裡沙膽與樂童的個性雖然截然不同,前者兇惡而後者溫柔,但同樣是具有人情味的角色,其鮮明的個性,足以顯露他們誠懇真摯的相似之處。他與她之間的父女關係十分傳統,本來他身為礦業公司的大老闆,有一種權威性人格,在每件事上都掌握著最終的話事權,對她亦不例外,這使她非常反感;最初她對他唯命是從,她修讀會計後去銀行工作,全都由他安排,甚至她未來的戀愛和婚姻生活,他都想由自己作主,其後當她逐漸成長,在忍無可忍下,終於在他面前說出真心話,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飛機師,在銀行內經常被上司責罵,使她苦不堪言,故有轉行的打算,且她想自行選擇男友及丈夫,不願意被他操控自己的未來,但其實他為她作出的種種安排,並非為了自己的利益,只為她著想,希望她將來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上述故事情節在現實生活中亞洲人的兩代關係裡絕不罕見,觀眾看見這些畫面,身為父親的他可能會感同身受,想著自己如何因「過度關心」而與自己的女兒產生矛盾,怎樣因「過度干涉」而與摯愛的她產生衝突;身為女兒的她亦可能會有類似的感受,想著自己因忽略父親對自己的關心而與他產生矛盾,怎樣因他干涉自己的私生活而與他產生衝突。因此,倘若我們有被類似問題困擾的經驗,必定會在觀影的過程裡「笑中有淚」。

即使《又2》是一齣泰國電影,觀眾可能對此國家毫無了解,我們仍然會對此影片產生興趣,因為其故事主線具有普世性的共通點,講述現實生活中的父女關係,不論我們身處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內,都可能會對此課題產生深刻的認同感,並對父女雙方各自的煩惱感同身受。女兒選職業選男友,父親當然會萬二分緊張,因為這與她的人生下半場有密切的關係,但很多時候他在不知不覺間會把自己的意見強加在她身上,這使她自覺備受操控,與自己追求自由和人權的渴望完全違背,此問題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裡的家庭內都可能存在。由此可見,普世性的兩代相處其實是一種藝術,其拿捏「平衡點」的技巧尤其值得長時間的琢磨,《又2》恰巧展現了問題的所在,以及提出「真心說亮話」的最簡單輕便的解決辦法;或許當我們不把問題弄得太複雜,一切便會隨著時間的過去和兩代對彼此的態度的改變後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