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nd, 2020

2
五月

《叔‧叔》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需要被關顧的一群 曉龍

近年來,香港本土間歇性都會有一部同性戀電影,讓觀眾關注他們處於社會邊緣的生存狀態,別以為同性戀者必定穿上奇裝異服,「怪形怪相」,很多時候,在你我身邊而毫不起眼的普通人都可以是同性戀者。這就像《叔‧叔》內計程車司機柏(太保飾)與已退休的單親爸爸海(袁富華飾),他們遵循上一代典型的生活模式,拍拖結婚生子,分別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但卻在不知不覺間長期壓抑自我,讓自身的慾望沉澱在內心深處,直至他倆相遇,始知悉自己開始尋獲理想中的愛情,一起買菜煮飯吃飯,建立夢想中的家,享受兩人單獨相處的天倫之樂。歸根究底,他們在成長過程中深受社會規範影響,以為自己努力工作,與太太共同建立異性戀者家庭,滿足社會對自己的期望,渴望被別人視為「正常人」,這便是成功的人生,殊不知真正的他們已完完全全忘卻了久已隱藏的真我,在少年和青年階段皆為了滿足別人而活,直至老年階段才可真正地實現自我,追尋理想中的生活。因此,他們表面上安於現狀,對身邊事物處之泰然,實際上他們十分可憐,長時間壓抑自我,自己忍受著不安的生活而感到無奈,但卻在人前人後「扮演」與你我毫無差異的「正常人」。

導演楊曜愷刻意在《叔》內捕捉柏與海的日常生活,仿似平平無奇,與其他香港典型的老年人相似;觀眾可能已習以為常地看見他們日復一日的無奈神情,影片內兒子永(盧鎮業飾)對父親海的冷漠態度,使海找不到家的感覺,但海對此情況沒有任何控訴,遑論會有意料之外的反應,而柏與清(區嘉雯飾)結婚45 年,屬於老夫老妻,但彼此貌合神離,感情早已轉淡,但柏只好無奈地接受現實,並讓此「家不似家」的狀況延續下去。不過,到了影片的中後段,為何柏與海相遇時會在一剎那間找到久違了的愉悅和歡樂?其關鍵在於他倆終於獲得自己需要的家的感覺,別以為他們靜靜地過活即表示自己對現況很滿意,很多時候,自己對自我欠缺深入的了解,導致心底裡的缺口直至老年時才獲得足夠的補償。因此,影片裡的他們就像我們經常在現實生活中交往的長輩,他們個性含蓄,不會主動地說出心中所需,但其實他們才是最需要我們關顧的一群。

《叔》能深入地表現香港老年同性戀者的生存狀態,太保與袁富華皆功不可沒。太保從武術演員轉型為文戲演員,以含蓄淡雅的身體語言演繹老年人看透世事而飽歷滄桑的人生體驗造就的平淡處世的態度,在妻子清面前顯露其對婚姻和家庭的態度皆「若無其事」,但其實自己已心不在此;他對柏的精神和心理狀態的揣摩,讓觀眾見微知著,他對海眉來眼去,稍顯熱情的態度,已證明他對建立另一個家有相當多的熱情和相當大的慾望,他在清與海面前的強烈對比,在他沉鬱與歡愉的神情的微細變化內,已能把當中的差異具體化地表露出來。袁氏飾演的海早已失去妻子,唯有與兒子及其家人住在一起,袁氏以鬱鬱寡歡的情緒表現自己長時間寂寞無奈的狀態,與兒子欠缺溝通,在兒子面前不苟言笑,他以相當壓抑的表演方式表達自己久已隱藏的不滿,直至他遇見柏,才展露自己久違了的歡顏,以稍顯愉悅的神情表現其前所未有的滿足感。由此可見,兩位男主角到位的演出使《叔》的人物個性顯得多元立體,讓觀眾得以深刻了解角色的精神和心理狀態,為整齣電影增添了不少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