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19th, 2020

19
一月

《變雀特工》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暴力以外只有暴力? 曉龍

《變雀特工》內頂尖特工蘭斯認為要打擊窮凶極惡的罪犯,必須徹底地使用暴力,以比敵人更大的暴力來抑制他們的暴力行為,這是唯一一種恢復社會秩序的辦法;相反,宅男天才科學家華德卻認為暴力以外可以有不同的方法,迷暈敵人,使他們快樂,沉迷在「模糊不清」的世界內,忘記了使用暴力以達致自己的目的,這些另類的方法其實比更大的暴力能更有效地抑制他們的暴力行為。姑勿論以上那種方法較有效,在蘭斯意外地變為白鴿後,可在罪犯旁邊自由活動而不被他們察覺,可在他們周圍蒐集其犯罪證據而不被發現,的確在查案方面可帶來很多的方便。即使他成為白鴿後在日常生活內有諸多不便,仍然可依靠其細小的身軀和不太顯著的外表,令罪犯對他減少防備,容易在他面前露出馬腳。雖然他的工作經驗比華德豐富,但華德卻能替他查案的工作注入「新力量」,讓他了解應付暴力不一定要用同樣或更大的暴力,有時候,以暴易暴不單不能使暴力停止,反而可能引致更嚴重的暴力行為出現;相反,以另類的方法發放正能量,卻可使敵人在剎那間陷入「迷惘」,受周遭輕鬆歡樂的氣氛感染,在不知不覺間暫停了自己的暴力行為。《變》秉承了迪士尼電影的傳統,以愛和包容對抗暴力,他接受了華德對付罪犯的另類方法,正好說明愛和包容能戰勝一切,亦能代替以暴易暴的慣常手法。

《變》的創作人試圖在美術效果方面另闢蹊徑,不再以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吸引觀眾,反而著重角色的「缺陷美」,這更符合「凹凸不平」的現實世界的自然法則。每個人都有缺點,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過往迪士尼電影內幾近完美的角色形象,明顯脫離現實,極像夢想世界裡兼具美貌與智慧的王子和公主;在《變》內蘭斯高大有型,但卻十分固執,經常堅持己見,亦不懂靈活變通,比他年輕很多的華德懂得在框框以外進行思考(Think out of the box),但卻粗心大意,容易擺烏龍而闖禍。影片內每一個角色都有「缺陷美」,當他變為白鴿後,眼大頸長卻不懂飛翔,原有的魁梧身形竟在剎那間「消失」,使他的自信和自尊迅速下降,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真的能帶來晴天霹靂的影響,他的巨大反應乃其本性使然,亦屬人之常情。因此,「缺陷美」本身並不可怕,倘若角色的「缺陷美」獲得普羅大眾的認同,這種美已變得自然,亦變得可愛。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不論真人還是動畫的特工電影皆多不勝數,要突圍而出,實在談何容易;《變》的導演Troy Quane及Nick Bruno嘗試再創新猷,以連綿不斷的滑稽及反高潮場面表現蘭斯變為白鴿後,在適應過程中遇上的困難和窩囊狀態,引發觀眾停不了的喜感和笑聲。以情節主導的笑料,代替了過往受畫面操控的詼諧鏡頭,製造笑料的難度有所提升,但導演仍然盡其所能地炮製,其爆笑效果亦沒有令觀眾失望。由此可見,《變》的創作人以畫面服務情節,在情節設計方面多下功夫,使扭橋的橋段為觀眾帶來驚喜,蘭斯身為有缺陷的英雄,表面上高大有型,實際上欠缺自信,與平凡的你和我無異,這是創作人刻意的設計,亦是全片最不平凡及其最具吸引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