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9th, 2019

29
六月

《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婚姻「觸礁」的根源 曉龍

不少人認為「結婚是戀愛的墳墓」,把這句話放在現實社會內,或多或少算是正確,因為現今香港離婚率甚高,要在拍拖之後結婚相處尚且不容易,遑論能白頭偕老。《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內作家徐哲(張建聲飾)與太太Jeana(何佩瑜飾)及兒子一家三口本來幸福美滿,由於徐氏在父親去世後繼承了一大筆遺產,使她可過著優哉游哉的舒適生活,在醫院內辭任護士後,一直賦閒在家,整天看著手機,無所事事,令他對她的觀感產生一百八十度的改變,因為他本來被她照顧父親時所展現的細心與關懷吸引,她是他心底裡的「天使」,散發著非一般的女性魅力,但他們結婚後,她竟依賴他獲得的遺產過活,對家中的事不聞不問,對兒子的照顧亦常有缺失,這令他自覺娶錯妻子,其後戀上樓上租客 (松岡李那飾)的情節肯定有跡可循。因此,很多時候,妻子怪責丈夫「出軌」,通常都只會責罵他花心,或者痛罵第三者的不是,很少會進行仔細的自我檢討,或者從不同角度分析婚姻「觸礁」的根源,《作》正好說明婚姻問題出現的關鍵在於兩夫婦之間對對方的期望及其溝通問題,當這些問題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時,其後果便會不堪設想。

在未結婚前,從《作》的閃回鏡頭得知,徐氏喜歡Jeana的個性,她有愛心和耐性,應會在結婚後成為賢妻良母,他對她有一定的期望,殊不知她貪戀他的財富,希望婚後能免除所有生活的負擔,安定頹廢地過下半生;在未結婚前,她喜歡他對家人的關顧,有承擔,能肩負重任,殊不知他婚後仍然期望自己能像婚前一樣賢良淑德,依舊愛心滿溢。可能有人認為她在婚前因工作需要而偽裝成清純的白衣天使,至婚後始完全表露「真面目」,最後使他難以接受,「出軌」乃理所當然。或許婚後她對他疑心太重,當他需要與朋友出外消遣時,竟被她誤以為四處「花天酒地」,這令夫婦之間的信任問題隨之而生。她缺乏安全感,他欠缺空間,但兩人卻不擅於溝通,此導致他們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當第三者忽然而至時,婚姻問題便一觸即發。全片故事改編自向西村上春樹的網絡小說,抓緊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面對的問題,「貼地」之餘,亦碰觸典型香港人的神經,讓我們看見和聽見平時經常忽略的生活細節,說到底,他們倆夫婦的問題並非一朝一夕,當問題出現後卻欠缺彼此的溝通,最後「泥足深陷」,兩人機關算盡後,終至無從挽救的絕望境地。

婚姻可以很甜蜜,亦可以很恐怖,《作》展現結婚恐怖的一面;當徐氏夫婦兩人暗地裡互相埋怨,仇恨藏於心底時,問題其實已早早產生,這就像我們發現問題只在一個小角落出現時而不去積極處理,隨著時日過去,感情轉淡,由愛變恨,很多時候,情人與仇人只有一線之差,或許人情易變,要維持一段關係,需要有一定的溝通技巧。如果像片中的徐氏能成功運用小說內暖男的「甜言蜜語」獲取女性讀者的歡心,但卻難以取得身邊最親密的人的信任和支持,不論在外的事業有多成功,都難以彌補在內的家庭的嚴重缺口。由此可見,作為一個成功的男性,必須兼顧事業與家庭,這不單使身邊人快樂,亦讓自己可安心愉快地度過豐盛的下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