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5th, 2019

照片

《美式禽獸》(American Animals)

手法具創意,盜寶過程有趣。

真人真故事(片中如是說),可惜敗在「真人露相」。

通常寶片(如果這是寶片)之所以吸引,就是看它如何成功寶。但當真實的當事人()都出現,那意味著甚麼呢?一是被抓坐牢,一是放棄;起碼没有逍遙法外也至少沒有死,否則不會坐定定地接受你訪問;那,即是寶失敗了!未開始已知結局的戲,會吸引你看嗎?除非你換個角度去拍。

導演其實試圖或企圖以另一個角度去看這件事,例如學生為何會這樣做呢?反叛?對社會不滿?又例如過程中「良知」與「無知」的鬥爭。奈何始終失卻焦點,最後又落回一貫盜寶片的窠臼,甚至變成老土說教。

然而,當中有些虛幻與真實互扣的手法仍是可取的,如車廂內戲中人與真身走在一起的調侃,又或不同的記憶與現實的落差,皆挺有趣。剪接和節奏掌握都發揮功效,總不失為一齣娛樂片。

畢竟,我覺得海報更吸引。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