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31st, 2018

31
十二月

《勁舞Dancing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政治與藝術的「磨合」? 曉龍

近年來,南韓電影界開始拍攝多類型的電影,不單有傳統講述生與死的悲情片,還有戰爭片、災難片、喪屍片、警匪片和喜劇等,今趟導演及編劇姜炯徹作出新嘗試,拍攝一齣舞蹈片。不過,不論這些電影屬於甚麼類型,都會有豐富的政治色彩,可能是為了讓南韓觀眾對影片故事情節產生共鳴,亦可能是為了加深外地觀眾對南韓歷史和社會的了解,《勁舞Dancing癲》亦不例外。表面上,《勁》以歌舞為重點,片中盧景修(都敬秀飾)、楊芬麗(朴惠秀飾)、姜炳三(吳政世飾)、小胖(金珉熩飾)等角色跟隨Jackson (Jared Grimes 飾)學習踢躂舞,其後組成舞團「Swing Kids」,這段情節與世界各地的歌舞片相近,沒有甚麼突出之處;實際上,他們各人有自己艱苦的辛酸史,身為在1950年代初韓戰期間居於巨濟戰俘收容所的北韓人(除了小胖是中國人),承受著政治的壓迫,雖然自己嘗試不去想政治,但政治經常纏擾著他們,使他們不得不在日常生活中「披上」可怕的政治標籤,不得不在自己的言語和行為上遵從人所共知的政治規範。

例如:片中盧景修的哥哥是被當時北韓人推舉的革命英雄,反美國反資本主義,盧景修為了不令當時其他北韓人失望,需要繼承其政治立場。他熱愛舞蹈,喜歡學習不同類型的舞姿,特別對Jackson的踢躂舞大感興趣,這本是文化和藝術的學習與交流,偏偏北韓人只視踢躂舞為美國文化的產物,他跳踢躂舞即表示他支持美國支持資本主義,在1950年代的南韓社會內,政治與藝術脫不了鉤,這導致自己的行為表明了其相關的政治立場,所謂「不認不認還需認」,即使自己否認支持美國,他跳踢躂舞的行為仍然「鮮明」地表示他支持資本主義,別人為他亂扣帽子的舉動暗示政治已滲入日常生活內,自己言語與行為的一點一滴都與政治相關,不論你如何解釋自己的興趣源頭、行為動機,仍然百辭莫辯。可見在當時的社會內,政治就像一頭「大怪獸」,你不主動攻擊它,別以為自己從此便會相安無事,殊不知它會無時無刻地把握機會攻擊你,一旦防備不足,自己便會「粉身碎骨」,後悔莫及。所謂「為國家犧牲」,其實只是一句修飾「血淋淋」事實的美麗謊言。

藝術可反映政治,這是不折不扣的政藝聯繫,但喜歡某國的藝術不表示支持此國領導者的政治立場,這是人所皆知的政藝分野。《勁》內Jackson身為美國軍人,亦支持資本主義,他教北韓人踢躂舞,雖然他們支持共產主義,但這不妨礙他與他們之間的交流及他們向他的學習,因為政治與藝術是兩回事,片中盧景修與他進行的舞蹈比拼,純粹屬於藝術的較量,與兩人的政治立場無關,他們的較量過程是一幅美麗的「圖畫」,蘊藏著人與人之間單純的美藝交流,與複雜的政治現實扯不上任何關連。因此,《勁》的創作人主張共融,片中黑人與黃種人共舞,其實已暗示藝術應當跨越種族的界線;不同政治立場的人進行學習交流,亦暗示藝術應當擺脫政治的枷鎖;軍人與戰俘建立密切的關係,更暗示藝術應當衝破階級的藩籬。故《勁》具有世界大同的精神,僅從此片海報內來自不同國家和種族的角色愉快共舞的場面,已可略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