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16th, 2018

16
五月

《聖鹿獵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預言者」的咒詛 曉龍

按常理,醫生應是理性主義者,對任何迷信思想和咒詛一律「免疫」,但當這些預言一一兌現時,醫生不得不相信這些預言,並在預言之內避免嚴重而無可挽救的結局。《聖鹿獵殺》內外科醫生史提夫(哥連法路飾)本來對病人馬田(Barry Keoghan飾)說出的預言「一笑置之」,怎知道這些預言逐一兌現。他的子女首先雙腳麻痺,跟著不吃不喝,然後眼睛流血,最後自然死亡。初時他以為馬田有精神問題,只用具實感的方式說出預言,其目的在於嚇怕他,對他手術失敗引致馬田的父親死亡而進行報復,預言不會成為事實,殊不知這些預言是對他一家的咒詛,所謂「作孽太深,報應不爽」,他為了避免自己的三位家人相繼死亡,必須殺死其中一個,「三個只能活兩個」,就是這個道理。因此,他相信馬田說出的預言,源於這些預言在不久的將來裡別具真實感,一般醫學難以解釋的雙腳麻痺和眼睛流血問題,使他在咒詛面前束手無策,無可奈何,更不可能對預言嗤之以鼻。

此外,片中史提夫的一家得悉預言後,其實「各懷鬼胎」,一方面不想自己成為受害者,另一方面想辦法找出家中「最佳的犧牲者」,以避免全家陷於崩潰。例如:他的妻子安娜(妮歌潔曼飾)說自己可以多生一個孩子,寧願犧牲兒女,都不願意犧牲自己;他特地前往學校詢問校長,究竟年齡較大的女兒還是較年輕的兒子更出色?源於「優者生存」的考慮,為了自己將來的利益著想,他必須在挑選生還者時進行慎重的選擇,其後校長在他「步步進逼」的追問下,勉為其難地告訴他真正的答案。這種自私的言語和低劣的行為反映醜陋的人性,表面上,片中的他與妻子兒女是一家人,但實際上「大難臨頭各自飛」,遇上困難時沒有想著如何解決問題,在報應突然而至時,他們各人只想著如何逃避責任,以還自己清白之身,安娜說出「他手術失誤導致病人死亡而招徠報應,與我何干?」這已證明各人只顧自己,即使需要死去的是自己的至親,自己仍然希望能逃離罪孽,無需因丈夫的錯而負上「無謂」的責任,無需因他行為上的缺失而「壯烈」地犧牲自己。

由此可見,片中「預言者」的咒詛「粉碎」史提夫的一家,關鍵在於其家庭團結性甚低。當兒女身體有毛病時,雖然他與安娜盡心盡力地照顧他們,但仍在預言一一兌現時輕易「放棄」他們,不會堅持到底,遑論會向命運「宣戰」。很明顯,導演尤格藍西莫用了不少篇幅讓全家人一個又一個輪流說出心底話,使觀眾容易理解他們每個人的思想感受和行為狀態,亦從中發現人性的陰暗面。片末其中一位家庭成員死亡後,其他人如常地出外吃飯,證明他們的「正常生活」不會因特殊事故而被干擾,更不會因突發事件而被破壞,在「狂風暴雨」過後,一切都會迅速地恢復正常。故《聖》作為一齣詭異的懸疑片,旨在反映人性的特質,其最大的價值不在於導演營造懸疑氣氛的功力,亦不在於劇本的起承轉合是否工整,而在於其描繪的人格特徵是否深刻,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是否具啟發性。片中人心的清晰浮現,強化其不一樣的故事對生活真貌的指涉,亦深化其虛與實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