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10th, 2018

照片

《信念航行》(The Mercy)

別抱著看「勵志」電影的心態進場。(以下必須劇透)

首先,這是真人真事,「真人真事」有多戲劇性?有,都是編劇加鹽加醋,所以「悶」是正常的,其次,這是英國片,與荷里活片必有區別。

筆者並沒有看過這宗60年代的環球獨航大賽新聞,結果,一個我沒預期的結局。當你以為主角當奴克羅斯(哥連費夫飾)必會回來的對不起,是「死掉」(報道說並沒發現屍體但猜也是九死一生了)。一個這樣的故事,導演為何要拍呢?當大家都為一個勝利者歡呼時,那失敗者呢?「沒有人有興趣看最後歸航者的日誌」戲中如是說。

導演拍,一定有些話想說。那麼必須深刻描寫導致當奴克羅斯失敗的原因。首先,「為何他要參賽」?他的心理狀態如何?這其實對往後的劇情發展相當重要,很可惜,導演沒有細心描寫這方面。當奴克羅斯是一個沒經驗的參賽者,不是一個短途航程,是環行世界!沒有教練,沒經過訓練,就貿貿然去參賽?憑甚麼?就憑心口一個「勇」字? (最奇怪是沒參賽資格的嗎?) 戲中並沒交代他對比賽有多認識,也沒見他曾向相關人士討教。他有航海的基本知識,因為見他跟家人揚帆(小帆船)出海,也知道他會設計帆船及一些航海產品,僅此而已。就憑心口一個「勇」字,可以,但你必須描述這個「動力」有多大,大到連「家爺仔乸」也不顧,押上身家、性命、財產去參加比賽!為錢?不見得,看他的家當(八米厘影機)、職業,怎也算是一個中產;為「夢想」,那麼你必須花一點篇幅說明他有多大「夢想」成為一個航海家,而不是在開場時只專注了一個演講就「叮一聲」:「我都可以」就算。在以上一切解釋欠奉下,我只覺得他「無知」。

導演其實曾側寫是傳媒推他上「斷頭台」的,這種譴責本來不錯,但因為之前的鋪排不足,也在過程中有太多他對家人的「牽腸掛肚」和親密關係,就更顯得他此行之荒謬無稽與無知了,也極之不負責任,一走了之,由妻子來承擔一切(包括財困) 。這男人其實相當可恨,英文片名幾貼切:The Mercy,實則「搵鬼可憐!」

事到如今,導演似乎有「鞭屍」之嫌。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