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3rd, 2018

3
五月

《抱抱我的初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做回自己的可貴 曉龍

不少人在成長的過程中,為了迎合社會的價值觀,都會作出妥協,可能是個性上的調節,或者是行為上的轉變,從青年步進成年階段,自己在不知不覺間進行了一百八十度的「改造」,改變後的自己已與原來的模樣千差萬別,所謂已更新的自己已與本來的面目相距「十萬八千里」。《抱抱我的初戀》內17歲的高中生西蒙(尼克羅賓森飾)生於傳統的美國家庭,在成長的過程中循規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遑論會做一些違反家人期望,甚至粉碎社會規範的事情。故他異於主流的性取向,一直是其收藏於心底內的秘密,初時他刻意走主流路線,把這秘密密實地藏起來,以清新健康的陽光大男孩形象遮掩此秘密,讓他的同學深覺他與旁人無異,這種戴上「面具」而不敢面對自己的做法,使他外表顯得快樂但內心卻鬱鬱寡歡,好友知己沒有機會認識真真正正的他,直至他被迫公開自己的性取向,他才可坦然面對自己,釋懷地重新了解自己。因此,《抱》的創作人不把故事的焦點放在同性戀上,而把主題緊扣在他尋回自己,面對自己,做回自己的可貴;他在公開性取向後需要完成的「任務」,不是強迫自己走回主流的路線,亦不是堅持自我而把自己「無限放大」,而是具勇氣地面對自己,並想辦法去除自己心底內存在已久的鬱悶愁緒。

《抱》是一齣勵志電影,鼓勵年青人不要因害怕別人奇異的目光而收藏自己,應當鼓起勇氣,在自我的框框內集中精神解決自以為與常人不同的困難,不論最後膽敢「赤裸」地面對家人和朋友還是決定永遠戴上「面具」收藏自己,自己最低限度曾嘗試「擁抱」自我,享受正面面對自己的歡愉和快慰,使自己積壓已久的抑鬱情緒一掃而空。故害怕難以融入主流社會的年青觀眾看完《抱》後應該釋懷,因為片中的西蒙與自己「同病相憐」,本以為自己與眾不同便會遭受主流社會排斥貶抑,殊不知家人和朋友得悉他的秘密後,對他的抗拒不如想像中嚴重,旁人了解他的情況後,亦不會對他說三道四。因此,年青觀眾可能在獲得《抱》的鼓勵後,不再低調而單獨地面對自己,反而願意與家人和朋友分享自己的秘密,讓更多人「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其不敢面對自己而衍生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喜歡看像《抱》一樣的青春電影,在於這類電影能讓觀眾了解年青人的世界。很多時候,年青人羞於表達自己的內心感受,怕被視為「怪胎」,亦怕會被排斥,只好收藏自己,但隱藏的東西累積至極點時,便會「山洪暴發」,一發不可收拾;如成年人透過《抱》了解偏離主流的年青人的鬱悶愁緒,便可抓緊機會分擔他們精神上的痛苦,並幫助他們走出情緒的陰霾。無可否認,《抱》對複雜的現實世界進行大幅度的「簡化」,讓片中的西蒙公開自己的性取向後仍得以輕鬆自在地面對社會,但當他從銀幕走進現實後,一切便會變得沒那麼簡單,「解鎖」的過程亦變得繁複瑣碎,故《抱》沒有提供解決困難的金科玉律,只讓觀眾學懂如何正面樂觀地面對自己與別不同的特徵,無需掩飾,無需隱藏,只需多接納和了解自己,一切便會變得輕省自在。由此可見,《抱》的感性,在於創作人對異於主流的另類者的關懷和愛護,讓他們得以「安然無恙」地成為社會的一分子。

照片

《鎌倉物語》(Destiny: The Tale of Kamakura)

浪漫情真的古、靈、精、怪。

古:發思古之幽情。從內到外都滿是懷舊氣派,片中各人的思想、言行、品德皆是上世紀的優雅產物;幾對夫婦的情深義重均教人感動敬佩,是現代人難以想像的情操。

靈:死後的靈魂、靈體皆無處不在,死者雖死猶生,與人和睦共處之餘更可令生者反省自身。

精:精良、精心的美術、攝影、電腦特技、音樂等,令奇幻世界主題更超脫更悅目吸引。尤其黃泉路上的風景,甚有宮崎駿的況味。

怪:怪力亂神得來充滿童趣。用了暖色調的「妖夜市」雖詭異卻親切,絲毫不覺恐怖。青蛙男與貧窮神一段更帶出了人善良的一面。

因原著是推理偵探連載漫畫,開首時導演為交代人物、背景,難免有點東拉西扯,幸後來漸入佳境;在這麼包羅萬有的元素下劇本仍能抓緊寫「情」,總算完美演繹。

筆者看過後,真有衝動到鎌倉一遊。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