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9th, 2018

9
五月

《信念航行》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謊言的代價 曉龍

《信念航行》的主人翁當奴克羅斯(哥連費夫飾)為了自己的事業,願意賠上一切,雖然缺乏足夠的航海經驗,但仍捨命一搏,參加英國泰晤士報舉辦的環行世界獨航大賽,由自己憑一人之力環遊世界。表面上,全片講述的是一個十分勵志的故事,他依靠與生俱來的自信,認為真實的自己得以征服大自然,戰勝自己一直以來的膽怯和懦弱,勇於挑戰自我,追逐夢想。不過,當他發覺自己航行的速度遠比理想中緩慢時,為了滿足家人和遠在英國的贊助商的期望,只好無時無刻地在遠洋廣播系統內編造故事,讓妻子和子女因傳媒對他的「成功」的讚賞而感到無上的光榮,亦讓傳媒在其他參賽者相繼退出時仍可報導他所捏造的「近況」,更讓他以謊言「麻醉」自己,繼而尋獲自我的滿足和快慰。故他出海的行為始於強大無比的追夢信念,卻毀於心理上「自我膨脹」的假言假行,中文片名內所謂的「信念」,其實止於他出海的一剎那,當他發覺自己的航行速度遠遠落後於其他參賽者時,這些「信念」已被動搖,甚至在謊言內被「毀於一旦」。

片中的當奴克羅斯是典型的英國人,愛冒險亦愛面子,當自己真正的能力與預期有一定的差距時,自己可依靠豐富的想像力,編造一個又一個精彩的故事,希望不會令家人失望,亦不會使自己顏面無存。不過,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對別人的「傷害」不大,最多只令家人和傳媒對他有錯誤的期望,以為他真的能成為世界上航行速度最快的航海家,傳媒亦以為他是航海天才而大篇幅地報導他的航海行程;但其對自己的「傷害」卻帶來無從挽救的嚴重後果,他以一個謊言掩蓋另一謊言,引致自己在長時間內難以面對真實的自己,於243天的航行歷程中,他無需正面面對家人、朋友和傳媒,只需與自己相處,但這種單獨自處的時間越久,便越發覺真實的自己百孔千瘡,亦難以接受自己的謊言終將敗露的可預見的事實,故最後他選擇以「突然消失」的方式讓自己解脫,從個人心理角度分析,此結局並非無因。因此,不要以為謊言只會「傷害」別人,很多時候,這些言語「害人終害己」,此乃深陷於罪責內而無從躲避的嚴重後果,亦是創作人欲透過此故事表達的明顯訊息。

由此可見,《信》是一套反面教材。片中當奴克羅斯參賽的決定,美其名是為了挽救整個家庭面對的財政困境,欲讓家人獲取獎金以改善生活,實際上拋棄了家人和朋友,使他們因等待他回來而焦急如焚,只顧追逐個人夢想而罔顧別人的感受,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不過,如果從另一角度分析,可以把他的經歷視為一次「自我發現」的歷程,在大城市的生活裡,他經常忙這忙那,缺乏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認識和了解自己,世界性的獨航旅程正好讓他知道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這就像每天他看著鏡子進行全面和深入的自我檢視,發覺真實中與認知內的自己有一點點「距離」,此「距離」有值得縮短的空間,故他應當在未來的時間內進行心理的調整,以使自己在真實中與認知內的形象更加「接近」。可惜最後他不能接受滿口謊言的自己,不知道返航後應怎樣面對家人、朋友和傳媒,只好讓自己的心靈獲得「釋放」,令自己永永遠遠地「在空氣中消失」。在無可奈何下,他可能已選擇了一條使自己內心最舒服和最妥貼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