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4th, 2021

《鱷魚君最後的100天》(The Crocodile that Lived for 100 days)

對死亡的處之泰然。

日本人對「死亡」一向毫不忌諱。原本是漫畫的《100天後就會死的鱷魚》被改編成為本片。「漫畫」網上連載,每次更新有幾十萬個「讚」,相當受歡迎。但變成這齣動畫時,我會問:吸引力何在?是「載體」的問題;漫畫之所以受歡迎,在乎其「意念」:四格漫畫,連載100天,每天均會寫著鱷魚君「離死亡尚有多少天」,讀者每天為鱷魚君的生命倒數;其實是頗殘忍的一回事。每天看著他的日常,三個月裡不知不覺間你就成為了他的朋友(因為你有代入感),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朋友步向死亡,多難受。但日本人是豁然的。

變成電影後,你只會看著一條鱷魚的日常:追追女孩、打打機、跟好朋友吃吃拉麵,然後有一天不知何故地死去,63分鐘,完。當然你也會意會到友誼的珍貴;「活在當下」的重要性;還有點傷感,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比起三個月的「相處」是截然不同的。而為了要成為長片,還加了「青蛙」這角色,在100天後出現,是無必要的「續貂」,只有違和感。再談畫功,「漫畫」時,公仔再醜你也只會稱它「拙樸純真」,童稚有趣。但變成動畫,以一個優秀的動畫王國來說,此等畫功…,對不起,我實在不敢恭維。當然你可以說它忠於原著的「拙樸」,但在有競爭的今天,故事平平無奇,公仔又奇醜簡陋,作為觀眾的你會怎樣選擇?

若非「鱷魚君」忠粉,又非ERROR死忠,唯一進場的原因,是好奇。我承認。

陸凌綠

《爸爸,對不起》短評

溫情洋溢的父子情

在香港觀賞越南電影的機會不多,要透過電影了解當地的家族文化及風土人情,實在談何容易!《爸爸,對不起》除了帶我們觀賞越南的街頭景緻外,還讓我們知道當地人濃厚的人情味和家庭觀念。影片內即使巴桑的弟弟烏特奎經常闖禍,醉酒鬧事,負債累累,巴桑依然一聲不響地為他償還賭債;即使巴桑的親戚說話尖酸刻薄,對巴桑的閒言閒語不留情面,巴桑依舊視他們為自己「摯愛」的原生家庭家人,他們遇上任何問題時,他都會兩脇插刀,施予援手。他的兒子溫看不過眼,認為親戚對他欠佳,他對他們實在太好,這對他不公平!溫作為新一代,主張以眼還眼,瞧不起他們總在他身上獲取小便宜,這導致他與溫的代溝問題日趨嚴重。事實上,他愛溫,溫亦愛他,兩代的衝突終在他的身體日漸衰殘而溫願意捐贈器官給他的一剎那間冰釋前嫌。所謂有危亦有機,他遇上生命危險之時卻碰上化解代溝問題的大好時機,溫情洋溢的父子情正是《爸》跨越國界的最大亮點。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