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4th, 2021

《聽見歌 再唱》

一首「忠於自己」的讚歌。

真人真事啟發。「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曾經在齊柏林的紀錄片《看見台灣》中出現,當時小朋友浩浩蕩蕩上山高歌的畫面記憶猶新,相當震撼。本片方教練的原型人物就是該合唱團的創辦人馬彼得校長。

影片雖然都是通俗的勵志公式,但頌揚山區原住民的天賦特色,就很有新鮮感及異常令人感動。排球教練要變成合唱團指揮已滿有戲劇衝突,如何練氣練歌亦有趣立體,到最後上場的勝負亦懸念十足。唱山歌本來就是布農族孩子的天賦,與其邯鄲學步,不如尋回自我。

山地風光如畫,原住民素人小演員演出落力自然。多首歌曲悅耳悠揚,不論平地的《知足》,抑或清唱的山歌均力量澎湃,觸動人心。

「我不知道我做了會怎麼樣,可是我已經很清楚知道如果我不做的話會怎麼樣。」正如戲中的路被山泥傾瀉阻擋,只要不放棄,轉轉念,路仍然是有的。香港人共勉之。

陸凌綠

《女人街・再見了》短評

耳熟能詳的生活化小人物

《女人街・再見了》呈現了香港都市生活的眾生相,有叫賣的小販、看檔的小孩、年青的女搬運工人、與街坊熟悉的臥底警察、從事非法買賣的古惑仔等,全都是我們在旺角女人街附近閒逛時耳熟能詳的生活化小人物,眾演員「貼地」的造型和演出,使我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例如:衫佬(廖啟智飾)市井的外表,他去別處賭錢時依靠小東(梁珈榕飾)看檔,罕見的女搬運工人(劉心悠飾)搬貨時大汗淋漓,古惑仔偷運鑽石,臥底警察(吳卓羲飾)與街坊閒話家常。無可否認,《女》給予身為香港觀眾的我們日常生活的親切感,即使臥底警察的對白有明顯的反智傾向,仍然無損此影片的本土特色,亦不會妨礙我們對影片內容的投入感。

曉龍

4
八月

《太陽有耳》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這是一部根據莫言小說《姑奶奶披紅綢》改編、由香港導演嚴浩執導的影片,此片獲得1996年第46屆柏林國際電影節導演銀熊獎及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

故事講的是一個叫油油的農村女孩嫁了一個不務正業、衣架飯囊的窮困男人天佑,只能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一次在外餓昏過去被馬寡婦救起,但馬寡婦的情人卻是土匪頭子潘好。他一眼看上了油油,借救濟之名送了些糧食給她,但之後以此要挾天佑,以回報之名霸佔她十天。天佑無奈只好把自己老婆油油送去潘好住處。在這十天裡,潘好給她吃飽飯,為她買好衣服,讓她體驗到作爲女人所受到的起碼尊重。她不知不覺愛上了這個頗有些男子漢氣概的潘好,而逐漸與自己懦弱的丈夫漸行漸遠。然而,潘好雖然對她不錯,但本身始終是個殺人如麻的土匪。一次,潘好和手下搶劫了火車還挾持了一批乘客做贖金肉票。她覺得這實在太過傷天害理而規勸潘好,但他轉頭把她的勸告忘得乾乾淨淨,最後油油親手將愛她及她愛的潘好殺死。

莫言小說中的女性和男性從來都不是簡單純粹的女性和男性,而是分別代表了中國老百姓和執政者的形象。故事將一蠻橫霸道的男性和一懦弱卑屈的男性放在了一起,但兩者並非單薄的樣板。前者很有魅力,這魅力來自霸氣、敢做敢爲,當然最重要的是能夠爲百姓提供飽食安穩的生活。後者雖然與世無爭,但懦弱卑屈,甚至無法提供最基本的安全保障。原本跟那個男人這樣的選擇既不難也不複雜,但人之無法變更的本性往往是改變觀感的重要因素,歷史也因此總是來來往往周而復始。所謂可恨之處必有可悲之處;可悲之處也必有可恨之處。潘好殺人如麻皆因其周圍之人皆非善類,用他的話講:周圍都是狼! 不狠則入狼口。天佑一心要奪回老婆,軟求不成,便以告密打黑槍的手段對付情敵。而讓油油最終依然背叛潘好的理由是潘好不分青紅皂白濫殺無辜,這讓油油預感到自己的命運或將會是同一下場,因而狠下心來殺掉這個哪怕是頗有魅力還愛著自己的霸道男人。

導演嚴浩在受訪時承認這是一部寓言式的電影。影片表現的是中國百姓對命運的一種抗爭。受環境的影響,普通的老百姓因此總是時而善良時而作惡,對權力慾望情感做出了各種各樣不同的選擇。但不同階層的人總因自我控制不當或把持不住自己的本性而使得其命運多有坎坷和南轅北轍。這不僅僅是對油油而言,也是對潘好和天佑而言。

何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