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10th, 2021

《爆機自由仁》(Free Guy)

「世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看的時候不知何解第一時間浮現這句話。而片中的不單是「凡人」,更是「閒人」;他說戴黑超的都是「英雄」……。

影片當然不是說「任何仁」都可以成為英雄,而是說「自由意志」。兩位程式設計員設計了一個遊戲,而其中的AI(人工智能)竟然成功,並自己發展出個性、思維。思維影響行為,不受控制了!作為「人」(或仁),最重要是甚麼?就是不受別人操控。而遊戲中的人物,正是受著你、我、他操控,將主題代入,「Game」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當然你是打機愛好者會更加投入和理解,因為電影由遊戲世界和真實世界互相交錯,畫面豐盛,跳出跳入,節奏快,對白多,我這個老餅看起來有點吃力,但情節仍是蠻有趣吸引的,十分適合少年人欣賞。

Ryan Reynolds其實演得幾好,對那種喜劇感和節奏拿揑得很準確,眉梢眼角都有戲,又不太過火,是有演技的,不是單靠帥。

幸而有一個重要的「起革命」主題,否則熱鬧繽紛、眼花繚亂的特技與動作只淪為燒煙花。

我們早當過了「挺身而出的閒人」,也很快被delete 。但請記著,自由仁的革命由有思想而起,AI終有一天會超越操控他的人類。指日可待。

陸凌綠

《怒火》短評

具震撼力的動作場面

即使《怒火》敘述警察變節的老掉大牙的故事,其動作場面及視覺特效仍然是全片的亮點。港產招牌式的飛車特技,警車與賊車在鬧市內橫衝直撞等畫面雖然司空見慣,但當中撞擊與爆破的準繩度確令觀眾嘖嘖稱奇;港產軍火武備的大規模展示,賊人重裝上陣的震撼場面,其只此一家的本土味道無從取締。熟悉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的亞洲觀眾可透過這齣電影找回久違了的「超現實」的警匪對壘的鏡頭,其濃烈的懷舊色彩,正是作者導演陳木勝使觀眾留下刻骨銘心的印象的個人風格;影片字幕播放時放映陳導演製作此片的花絮,他繪畫的分鏡圖亦展現其設計動作鏡頭的精密心思。另一方面,影片後段張崇邦(甄子丹飾)與邱剛敖(謝霆鋒飾)單獨對打的鏡頭,盡顯甄氏本人作為動作指導的實力,亦盡現東方暴力美學中剛柔並濟的特色。

曉龍

《怒火》

怒火何來?

當內地票房突破六億元人民幣的同時,電影老闆投資得以回本之際,可否說句真心話呢?

為何香港電影停滯不前?是缺投資嗎?《怒》燒錢少嗎?只不過《盜火線》已經是1995年創立的經典,差不多三十年之後有何高見?劇本各種低級錯誤,不用多講,觀眾沒有傻到一個地步全部埋單?《掃毒》中你留下一個人在金三角學到生存是應該,然而一個普通警察出獄何來如此多技能?筆者年輕時是射擊運動員,每天開槍四百發以上,這是以前的體制,現已知道警方內部沒有人有如此技能!正常人都知道公務員都不會如此做事!平台上,大家都看過韓國特種兵的刀技,故知由來,但已離職的香港高級督察的刀技從何而來?另外,片中某指導都親口說過現今那會有人仍然去打劫銀行?美國紀錄片Cash is king, but cash is heavy已提供答案。

太多遺憾之際,現今是否不可能突破?可以參考去年的《驚天營救 》(Extraction)。近期筆者進修電影監製班,上了五堂被退學,這是由CreateHK資助的業界提昇技能課程,只有五堂又如何學會新技能?不是各業界屬會講述八九十年代的歷史、拿到資助,行業就會進步,自力更新,正如《怒》缺什麼?導演優秀出眾,讓業內人士敬重,可惜正如八十、九十年代電影,逝者已矣。筆者希望香港電影還有出路,但為何業界還故步自封?

Ke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