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12th, 2020

《金都》(My Prince Edward)

他們訴說著「自由」。

戲中人樹偉說:要努力賺錢,有錢就有自由。莉芳說:如果有錢都無自由呢?樹偉:到時先算啦!哈哈,今天驚到震的正是有錢佬。我猜黃綺琳寫這個劇本的時候,也沒想過這個「到時」原來可以這麼快;「自由」也可以急轉直下地變得奢侈。

「成個老襯,從此被困…」結婚=失去自由?這可能是很多人的恐懼,也是電影對「自由」的探討。

太子、金都商場幾乎是(傳統)婚前情侶必經之地;多少甜蜜,多少欣喜,多少嚕嗦,多少爭吵…因為籌辦婚禮而導致分手的多的是,選在這裡開始說「結婚」的故事最切合不過。從真結婚到假結婚,如果「真結婚」=失去自由,那麼買樓、擺酒、影婚紗相、兩個人的事變成兩家人的事…全是準新人的枷鎖了。弔詭的是「假結婚」=得到自由,真箇諷刺;可惜樹偉最終仍是選擇「失去自由」。其實結婚與「自由」並不掛勾,掛勾的只是「愛」。莉芳與Edward欠的只是溝通,至於有沒有愛?我相信是有的,至少能相處八年。

作為黃綺琳的第一部電影,是不可多得的;人物描寫以至拍攝運鏡都不像新手,細緻圓順,選角也合適,只是朱栢康over了一點,而鄧麗欣卻under了一點,欠了點層次,不然更完美。

P.S.今天是6.12。仰天長嘯,自由何價?哀我真香港人。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