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18th, 2020

18
三月

《獵逃生死戰》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究竟這是誰的錯? 曉龍

狩獵人類的遊戲,看似變態瘋狂,毫無人性,是富豪滿足一己私慾的「玩意」,屬於他們權力的延伸,亦是其控制慾的無限性滿足。普羅大眾通常都會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獵逃生死戰》內「縱慾無度」的富豪成為他們批評鞭撻的目標人物,認為富豪閒暇時沒事幹,不惜大耍金錢設計血腥玩意,以突顯自己尊貴的階級和崇高的地位,影片內富豪把酒聊天,表面上文質彬彬、溫文爾雅,實際上酷愛暴力、肆意虐待,在富豪眼中,他們只是整個世界內的一絲「微塵」,其被利用的價值十分有限,故其存在與否,實在不足掛齒。因此,貶視普通人生命的富豪應在狩獵人類的事件負上最大的責任,他們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亦是整個遊戲的牽頭者,倘若沒有他們的參與,缺乏他們的資金,欠缺他們的莊園,整個遊戲根本無從開始,遑論會有大屠殺事件的出現。

不過,富豪都是人,理當有人性,為何他們在《獵》內如此冷血無情?當今電腦網絡內交換意見十分流行,網民輕易地把自己的意見放上網,經常未經細心考慮,亦沒有顧及別人的感受,便對他人的事情隨意評頭品足,亦喜歡取笑嘲諷一番;原本他們只在自己的私密群組內肆意假設和討論狩獵人類的遊戲,與他人無關,網民偏偏想盡辦法出位,以揶揄他們的「變態行為」的言論為爭取別人關注的辦法,這導致他們的聲譽無故受損,為了向網民報復,把假設性的狩獵人類的遊戲付諸實踐的行為遂應運而生。與其說他們的個性剝削暴虐、麻木不仁,不如說網民的鼓吹和「支持」催生了此遊戲的出現;如果網民不在網絡世界內煽風點火,用「洗版」的方式詳細討論此遊戲,根本難以「鼓勵」他們把自己的假想搬進現實世界,遑論會有真人被迫參與此遊戲的變態陰謀的出現。因此,除了他們應負上最大的責任外,網民在此事上須負上的責任亦不算輕。

資本主義導致貧富懸殊日趨嚴重,「富者越富,貧者越貧」造成的後果,便是社會階級的分化,以及上層對下層持續性和越顯暴虐的剝削。《獵》內富豪看著一個又一個在狩獵人類的遊戲內成為輸家,無可避免地死亡,他們普遍地認為這些輸家死不足惜,除了輸家在「適者生存」的定律內難以戰勝失敗的命運外,輸家被他們視為對社會整體欠缺龐大貢獻的「蟻民」,更對人類的發展欠缺積極的意義。故輸家在他們眼中不單是遊戲的失敗者,亦是社會的拖累者,更是世界的「殘渣」。人類本來生而平等,但上述錯誤的價值觀在富豪的家庭內根深蒂固,歸根究底,這是他們從小至大的家庭教育問題,父母很多時候在他們面前只強調自身家族血統的純正性、其階級的優越性及其地位的崇高性,讓他們妄自尊大,認為自己比普通人高一等,並瞧不起平民出身的網民。故他們設計此泯滅人性的遊戲而罔顧「被迫」的參加者的生命,視其生死為等閒事,甚至成為他們言談之間的笑柄,在具缺陷的家庭教育的大前提下,此情況的出現實屬必然。與其說狩獵人類遊戲的出現是富豪及網民的錯,不如說其是家庭和社會的錯,因為富豪家庭內正確教育的匱乏,上流社會內錯誤價值觀的瀰漫,此遊戲「理所當然」地成為富豪展現自己無上權力的黃金機會,以及其展露自己強大操控力的有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