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11th, 2020

《4x4瘋鎖》(4×4)

精彩詮釋「悲」得可以的一齣好戲。(下有劇透)

故事非常簡單,賊人偷車不遂被困車廂竭力逃脫。又是一個人一個空間的獨腳戲(佔五分四),要撐足90多分鐘殊不簡單。一來在狹窄的車廂內靈活運鏡拍攝有難度,二來演員只能與物件演戲,要吸引、不沉悶就靠有意思的劇本了。

最初,賊人除了偷東西還討厭地在車廂撒尿,當看見車主懲罰他時,你會開心地想:「抵死!」但看下去,原來賊人也有立場…。那麼懲罰又好像有點過分…,他只是偷車而已,犯不著要取性命吧?「私刑」其實不對啊…。

種種的不公義,逼得你進行「私刑」。向權貴傾斜,資源分配不均,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我是賊,我爸爸是賊,我爺爺也是賊。」根本沒有向上流的機會…。

都是「社會的錯!」錯不能改嗎?答案是:不。是「不」呀!

一場發人深省的思辯;立論卻是「悲」得可以。活在這個潰敗崩壞的社會內,縱使你憤怒,你反抗,那又怎樣?「吃、拉、睡、幹」還不是如常地運作,生活不會因你有絲毫變動。這些日子,香港人最能感受!

字幕起,別走,最後一個鏡頭才點睛。然後…太陽照常升起。

無力感,核爆。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