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十一月

索多瑪120天

   Posted by: admin   in 來稿,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芸芸Cult片、禁片之中,《索多瑪120天》未必是最噁心的一套,卻應該是使觀眾最難受的一套。

根據薩德原著改編的本片,是義大利詩人導演帕索里尼的作品。導演的作品一向晦暗而解讀性強,「生命三部曲」及《寄生蟲》等都是令觀眾觀畢要細心咀嚼的作品,這套《索多瑪120天》反而將一切攤開來說,表現的是赤裸裸的人性。影片不再需要觀眾去深思人性,而是要觀眾直視人性最黑暗的一面。

影片將書中背景改成二戰近尾聲被法西斯佔據的意大利北部,在上者(主席、主教、法官及公爵)捉拿異己的子女,將他們困在處於深郊的大屋,向他們盡情地施暴,包括肉體上及精神上,將大屋化成真正的地獄。年青人們受的苦,比死更難受,形同受著地獄永火的燃燒。

權力使人腐化是人人掛在口中的老話,但將它化成如此具說服力及震撼性的「記實」,將這樣的結果最徹底的一面表現出來,可能只有本片才做得到。權力誰人不愛?本身有權力的人,只有渴望得到更多的權力;沒有權力的人,也會有對擁有權力有種盼望。當人因權力而自我膨脹到一個目空一切的程度,他會自以為神,以為可以決定他人的生死,強逼別人接受自己訂定的「教規」。

現世中沒有人有絕對的權力,但假如權力的圖譜有了改變,分享到這味道的人多了一大截,你想當這個「炸彈」爆炸後世界會變成怎樣?影片給了一個答案,用它每一個情節及細節來詮釋,觀眾看到的不再是導演拋下一個又一個的問題,而是讀著一個最詳細的答案。影片的運鏡是冷靜的,構圖是優雅的,但底下的內容是一個最醜陋的現實。觀眾是權力膨脹下的受害者,也是享受權力的得益者。這裡的色與暴,不會為觀眾帶來任何痛快的觀感,只會令眾人陷入一種絕望的深淵,因為觀眾從中看到了自己的兩個極端。

這套戲將人性黑暗面呈現的程度,從影片一推出已注定了空前絕後的高度,並在那裡凝住了,從此不會有其他人超越它,即使在形式上可能走得比它更前,但影片「崇高」的靈魂就是「神聖不可侵犯」。這是一場解剖、對抗權力的祭典,而導演以自己的死亡作為祭品。他在這裡不再打算給觀眾任何疑問,而是給了一個最清晰的答案,提供了一個無從辯駁的絕望真相。

這是一套極其嚴肅的電影,以獵奇心態觀看只會發現自己愈來愈茫然。即使觀眾看過一眾最具官能性的作品,在《索多瑪120天》面前,仍然會感到那刺骨寒意與心底隱隱的痛楚。看完本片,覺得可怕是正常的。但時代變得太快,若果有一天,當觀眾不當《索多瑪120天》是一回事,以輕蔑的態度面對它,甚至連箇中所予的答案都看不到,世界便與地獄無異。

人總要面對最不願意面對的一面,所以看吧。

林駿強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一月 14th, 2009 at 20:20 and is filed under 來稿,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