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四月

《月球隕落》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具想像力但不合情理的科幻片 曉龍

《月球隕落》的創作人具有豐富的想像力,把人類的先祖設定為高智慧的生物,所謂的AI人工智能,原來在很久以前已被廣泛使用,甚至運用高科技在月球建立另一個世界。影片內住在地球的人類不是甚麼高等生物,相對月球的生活而言,地球的人類只處於「石器時代」,正在探索高科技如何運用在外太空內,殊不知「人外有人」,月球的人類早已運用AI製造高智能的生命體,甚至出現失控的狀態,使月球有很大可能墜落在地球上,令地球毀於一旦。全片的特技確實可觀,地球上因月球快要墜落而出現的海嘯及山泥傾瀉等場面確實震撼,索尼·哈柏(查理·普拉瑪飾)與蜜雪兒(文文飾)等人逃難的鏡頭亦可觀,地球內的末日景觀與月球上潔辛達·「裘」·芙樂(荷莉·貝瑞飾)、布萊恩·哈柏(派翠克·威爾森飾)及KC·赫斯曼(約翰·布拉德利飾)三人嘗試阻止月球隕落的畫面的平行發展,讓觀眾一方面為索尼等人能否成功逃難而憂心,另一方面為那三人在外太空的遭遇而著急。在炮製刺激場面以牽動觀眾的同情心的功力,《月》的創作人確實有一手,於節奏的掌控及畫面的設計上,導演及視覺特效的技術人員明顯作出了不少貢獻。因此,《月》的商業價值高,與其技術層面的亮麗效果有或多或少的關係。

不過,《月》的不合情理之處甚多,甚至有點接近荒謬的地步。首先,根據人類歷史的發展,人類理應不斷進步,但《月》卻反映人類不斷退步,住在月球上的人類祖先的創意、思考及分析能力竟比住在地球的我們強,美國身為高科技的大國,其NASA內的技術人員竟然屬於落後的人類,當我們慨歎人類「不進則退」之際,竟看見「先進」的人工智能蟲在月球上蠕動,說人類的祖先擅長運用高科技,卻只懂製造這些蟲,其「先進」的理據確實不足。其次,在月球上布萊恩·哈柏與KC·赫斯曼爭著要犧牲自己以拯救世人,他們有激情衝勁,亦有自己的理由,但卻欠缺客觀的科學根據,使最後KC·赫斯曼的死亡過於順理成章,即使科幻片的劇情大多超乎科學常理,創作人有時候理應作出一點點基於事實的解釋。再者,在地球上人類逃難的過程中,湯姆·羅佩茲(麥可·潘納飾)讓女兒吸入氧氣,犧牲自己,體現父愛的偉大,但當時的空氣並非極度污濁(一瞬間逃難的人已無需吸氧氣),他其實可以與她共享氧氣罩,達致「雙贏」的局面,無可否認,他的犧牲欠缺充足的理由。因此,《月》在劇情方面的漏洞甚多,亦甚明顯。

荷莉·貝瑞真的是一位專業的演員,沒有因《月》的爛劇本而演出馬虎,反而其身體語言徹底表現角色的個性特質及心理狀態。她與前夫及兒子說話時,運用不同的眼神,分別展現女性的溫柔及愛,逝去的愛情在她的表情上仍然有些微的痕跡,而她與兒子分離時欲哭而強忍淚水的神情亦表現母愛的偉大。很多時候,作為觀眾,我們不應因電影的缺失而否定演員的努力,她顯然在演出前已深入地摸索角色的情緒狀態,然後代入自己的個人感情,運用想像力虛擬自己身處的原宇宙場景,繼而加入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相關的感情回憶,淋漓盡致地表達角色的心情。因此,《月》的缺點不少,但在演員演出方面,仍然瑕不掩瑜。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四月 23rd, 2022 at 13:5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