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十二月

《蜘蛛俠:不戰無歸》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創傷與修補 曉龍

影片一開始,《蜘蛛俠:不戰無歸》內彼得柏加(湯賀蘭飾)已受到媒體輿論的壓力,由於當時蜘蛛俠的真正身分是彼得柏加已經曝光,他竟成為「通緝犯」,被社會上大約一半人指責他是殺人犯,幸好有另一半人贊同他警惡懲奸的做法,致罪犯於死地實在無可避免。輿論對他兩極的評價,使他十分困擾,自以為為社會除害的行為竟被批評為不人道,漠視生命的價值。在陰差陽錯下,他意外地開啟了多重宇宙,使昔日蜘蛛俠的敵人在被殺之前來到他身處的空間內,正好為他提供修補自身傷痕的機會,究竟他會像上兩代的蜘蛛俠一樣,殘忍地殺死他們,還是幫助他們修補傷痕,改邪歸正?

這集《蜘》與以往不同,再不是「超人打怪獸」模式,自從蜘蛛俠加入復仇者聯盟後,整個故事變得複雜,今次他尋求奇異博士(班尼狄甘巴貝治飾)的幫助,使「隨意門」在影片內開啟,穿梭時空的情節使劇情變得比以前有趣豐富,即使故事內容略嫌牽強,在「隨意門」出出入入的情節仍然為此系列的電影帶來新鮮感。雖然奇異博士認為蜘蛛俠昔日敵人的死亡是他們的宿命,不可改變,亦無需去改變,他們犯罪被殺的命運實屬命中注定,但他不同意奇異博士的看法,心底裡相信人性本善,認為自己在他們臨死前「清除」他們的創傷,他們便可改過遷善,免於被殺。因此,他從懲治變為輔導罪犯,由殺人變為「救人」,這是他的角色的一大變化,亦是《蜘》電影系列的「破格」轉化。

所謂「知易行難」,這集內蜘蛛俠的任務看似簡單,實踐起來卻困難重重。例如:人有陰暗面,綠魔容易被迷惑,由於他已處於中年至老年的階段,受過往的經歷影響,使他容易衍生反社會人格,這不是蜘蛛俠一時三刻可改變他,故蜘蛛俠的任務非常艱鉅,甚至可被稱為「不可能的任務」。影片中後段內當三代的蜘蛛俠面對不同年代的敵人時,對他們各自變惡的源頭感到惆悵不安,向他們說幾句對白,並主動替他們修補心靈和肉體上的裂痕,令他們面對的難題迎刃而解。事實上,這段情節稍為不合情理,因為每個人的背景及需要面對的問題皆複雜難解,單靠數十句說話及簡單的行為便能解決問題,實在使觀眾匪夷所思。因此,《蜘》電影系列的創新確實值得鼓勵,但在細節上的處理仍然有不少值得商榷之處。

這集《蜘》內三代蜘蛛俠意外地在同一空間內出現,並且一起出動拯救世界,確實是「破天荒」的嶄新嘗試。《蜘》系列的電影迷必定有很大的滿足感,能看見三位演員的出現,勾起他們的集體回憶,是一種跨代的「慶祝會」。即使我們看見第一代的蜘蛛俠演員杜比·麥奎爾已屆中年,體力明顯已大不如前,我們仍然懷念他昔日的演出;如今他再次出現,正好讓我們重拾多年前美好的觀影回憶,亦可使我們比較不同年代扮演蜘蛛俠的演員的異同。如果我們撇除這集《蜘》劇情上的瑕疵,願意欣賞多元宇宙的新元素的插入,以及蜘蛛俠演員大雜燴的刻意編排,並樂於了解此系列的創作人跳出舊有框框的新嘗試,甚而因知道蜘蛛俠在現實社會中的兩極評價而覺得其不會「離地」,最後欽佩其新與舊的結合而深覺此集「賞心悅目」,此片仍然值得一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二月 19th, 2021 at 16:5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