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四月

《浪跡天地》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意識比內容更重要 曉龍

現代遊民浪族不是一群新鮮人,他們四處流浪,席地而居,以往大多在暫居之地找工作找食物,極像古代的游牧民族,現今的族民在露營車內居住,內裡有電力有食水,是他們的家,多年前一齣由史泰龍主演的電影內亦曾有大型貨車成為他的居所,現今《浪跡天地》內法倫(法蘭西絲·麥朵曼飾)同樣在房車內居住,即使以車廂為家是不合法的行為,仍然我行我素,樂於享受現代的「游牧」生活。影片一開始,已講述她的丈夫最近去世,她懷念著他,對他的思憶和掛念不會隨著他的死亡而消失,反而在獨自生活的過程中,每天每分每刻都擁抱著愛,不論工作維生還是處理日常生活的瑣碎事務,都想起他,與其說這種恆久的愛是一種負擔,不如說它是她繼續生存的動力,這就像數年前林嘉欣與石頭主演的台灣電影《百日告別》,人的肉體已不存在,但一種難以忘懷的愛和永不磨滅的掛念卻永遠長存。《浪》內她到亞馬遜公司擔任分揀中心臨時工,到惡地國家公園的雪松隘道營地擔任營地主理人,其後又到糖用甜菜處理廠工作,夾雜著她與別人交往閒聊的生活片段,看似鬆散的內容,其生活細節卻蘊藏著濃濃的愛,或許這就是導演趙婷的功力,讓觀眾見微知著,從她微細的身體語言體會她喪夫的感受及其言語難以表達的痛楚,並進入她無奈而深沉的內心世界。

導演身為在北京出生的中國人,卻對美國牧民的歷史瞭如指掌,這真的難能可貴。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移民社會,其西部牛仔的故事家喻戶曉,所謂的遷移,從美國歷史來看,本來就是當地居民的常態。《浪》以小看大,以法倫不斷遷移的個人歷史呼應著美國人四處流徙的傳統,老一輩美國人觀賞此片時,可能會感同身受,想著美國立國的過程,從流亡至定居,但其後因遇上全球金融海嘯後的經濟大衰退,被迫再次流徙,從原始至極盛,後來卻由盛世倒退至衰落,自然百般滋味在心頭。導演深入地了解普遍美國人由自大至自卑的心境,影片內雖然她隨遇而安,但只無奈地接受,沒有不憤,沒有埋怨,靜靜地坦然面對身邊的一切。或許她個人的心境正反映現時美國人的集體心理,明白自己的國家可能被超越受威脅,卻在百思不得其法下,順應著「自然定律」而見步行步,樂天知命地繼續生存下去。

可能有不少非美國觀眾認為《浪》沒啥特別,內容平凡,不了解其為何獲得不少影展評審的青睞,並得到國際性獎項;我們身處亞洲,可能對遠方的美洲事務毫不了解,但如果對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管治的時期略知一二,便會明白現今美國人經歷的困境,與影片內的法倫有不少雷同之處。即使觀眾沒有喪偶的經歷,仍然會對她孤獨自處的生活有深刻的體會,因為美國在近幾年來得罪了不少久已與其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並主動退出不少國際組織,國家的孤獨感容易使美國觀眾慨嘆自己已「孤立無援」,像她一樣,需要在遇上困難時獨力解決問題,幸好她的好友鮑勃(鮑勃·威爾斯飾)仍然願意聆聽她的心聲,讓她得以排解自己的寂寞愁緒。或許現今新任的美國總統拜登剛剛上場,需要重新與其他國家建立邦交,讓整個國家重回正軌,這就像她一瞥自己與丈夫共同工作過的工廠和一起生活過的家後,便重新上路,並延續自己的未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四月 3rd, 2021 at 10:3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