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二月

《狂舞派3》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為弱勢社群發聲 曉龍

近年來,香港已成為全球樓價最高的地區,可惜香港人的人均收入並非全球最多,導致供樓負擔過重成為不少香港人共同面對的問題,而地產商成為這群香港人的眾矢之的;同一道理,隨著樓價上升,工廠大廈的租金亦不斷上升,引致在工廈裡工作的藝術家苦不堪言,這使《狂舞派3》應運而生,其風格亦為之一變,從舞蹈電影變為社會寫實片,影片內KIDA (Kowloon Industrial District Artists)rap歌的內容已不限於個人感受的抒發,以及遠大理想的追求,而是關於其對地產霸權的控訴,以及對固有社會體制的不滿。

如果觀眾在觀影前不曾看預告片,亦沒有閱讀其內容概要,抱著對第一集的期望觀賞《狂3》,或多或少會感到錯愕,因為此片十分沉重,雖然仍然以唱歌舞蹈為賣點,但加入了香港殘酷現實的元素,難免會加重我們對現今社會的失望和唏噓。例如:基本法列明我們享有藝術創作的自由,但一群KIDA卻因工廈大幅度加租而喪失活動甚至生存的空間,男主角阿良(蔡瀚億飾)身為YouTuber,為了使自己的創作公司能夠繼續生存,竟半推半就地與地產商合作,把龍城工廈區轉型為商貿區,嘗試尋找KIDA與地產商共存的可能性,但仍然迫不得已地使這群藝術家被地產商的大型建設計劃「吞噬」。因此,《狂3》抒發了獨立的社會藝術家面對殘酷現實的無奈和無力感,直至影片的最後,他們仍未找到屬於自己的出路。

《狂3》內KIDA很像Hana(顏卓靈飾)照顧的流浪貓,居無定所,沒有方向,沒有希望,遑論會有未來。Heyo(霍嘉豪飾)在片中接受訪問時說自己不會在工廈內睡覺,因為工廈不可作為住宅用途;在片中多次出現的拾荒婆婆,由於觸犯法例而被沒收手推車,本來以賣紙皮維生,但因失去手推車而不知所措,與KIDA的命運相似;佳仔(劉皓嵐飾)熱愛街舞,欲發展自己的興趣,但被父親阻撓,因為他視街舞為沒用的玩意,與KIDA同樣面對相似的困境。即使KIDA最後在一地產商的大型活動內不甘心被利用,以rap歌的形式諷刺地產商的霸道行為,表達自己被壓迫的心聲,仍然未能改變租金昂貴、工廠區被改建的殘酷社會現實。因此,與其說《狂3》提出對抗地產霸權的方法,不如說它為弱勢社群發聲。

事實上,我們身處的香港社會處於矛盾和衝突的漩渦內,《狂3》的導演兼編劇黃修平一方面需要以跳舞為賣點以換取較高的票房,另一方面又想藉著此片訴說自己對社會現狀的不滿;一方面需要爭取政府的電影發展基金的資助,另一方面又想藉著此片批評政府藝術政策的不足之處;一方面需要靠攏主流的商業市場以求獲得繼續拍片的機會,另一方面又想藉著此片表現非主流藝術家越趨艱苦的生存環境及弱勢社群日趨狹窄的生存空間。當片中一群KIDA的活躍分子在戶外的大排檔內吃晚飯宵夜,而此類大排檔因衛生市容問題而漸漸成為「歷史古蹟」時,在不久的將來,這群非主流的藝術家又會否因工廈的租金不斷增加而失去僅餘的生存空間?他們會否因難以維生而面對其與上述大排檔的同一命運?但願未來《狂3》的續集真的如導演所述,能拍攝以唱歌跳舞為本而具有印度Bollywood色彩的電影,無需繼續糾纏於殘酷的社會現實及藝術家的生存問題上,因為上述的矛盾和衝突已隨著年月過去而日漸消減。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二月 26th, 2021 at 08:0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