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十二月

《戀愛假期無限LOOP》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多次「輪迴」的人生 曉龍

直至現在,無限LOOP的橋段已被多齣不同地域的電影使用,《戀愛假期無限LOOP》的創作人再用同一橋段,但今次觀眾要輕輕鬆鬆地思考人生。假如有一天是假期而被不斷「輪迴」,由於這天不斷重複,自己無需工作,彷彿正在享受每年365天的假期,初時我們可能欣喜若狂,每天奢侈地運用自己的時間,即使發生的事情不變,自己周遭的事物沒有任何變化,仍然能自主地控制自己的言語和行為,每天不變與可變元素的結合,應使自己大感興奮而心情舒暢。例如:《戀》內拉奧(安迪森堡飾)得悉自己需要重複地度過每一天後,初時瘋狂地玩樂,盡情享受假期,其後發覺自己不會經歷死亡後,言行更加荒誕,把以往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付諸實踐,雖然依舊有疼痛,但睡醒後又是全新卻重複的另一天,無論自己做過甚麼,昨天已成過去,只需生活在當下,無需掛念從前,遑論需要承擔任何責任。因此,他奉行享樂主義,本來人生的時間有限,但在影片內他可「無限」地過活,已無需珍惜時間,亦無必要為時光消逝而擔憂,更不必為短暫的人生而嗟歎,因為他的生命根本不會結束。

相反,《戀》的莎娜(姬絲汀美莉奧蒂飾)得悉同一天不斷「輪迴」後,除了與拉奧共同享樂、生活在當下外,還想盡辦法逃離「輪迴」,到另一天過活。很明顯,她需要前進至另一天完成一些重要的事情,單單個人的戀愛和享樂不能滿足自己,有必要前進至另一天,雖然時間會變得有限,自己亦須要面對死亡,但精彩的人生不限於其短暫性,如能生活得有意義,像一剎那的煙花,仍能閃出光采。這就像Netflix美劇《魔鬼神探》內警局的副隊長已生活了超過一百年,看盡常人的生離死別,無需面對死亡,享受無限的生命,反而他很渴望死亡,認為自己可以像其他普通人一樣,正常地面對生命的限制,如常地度過每一天,是一種難得擁有的福氣,其後當他得悉自己已擺脫不會死亡的詛咒後,竟興奮莫名,期望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活出精彩的人生。同樣道理,當她在影片末段得悉自己已擺脫同一天的「輪迴」,前進至另一天時,有一種「久旱逢甘露」的感覺,覺得自己能重過普通人的人生,是一種幸福,亦是一種久違了的快樂,可能「平凡就是愉快」,過著正常和順時流轉的人生,相對不斷重複的生命,顯得更有意義,亦具有更高的價值。

由此可見,人類很多時候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戀》的拉奧曾經以為同一天不斷「輪迴」沒有甚麼大不了,其後發覺在每一天內「大癲大肺」後始終會有厭倦的時刻,與莎娜站在同一陣線,研究如何使自己前進至另一天,始發現普通人的人生有「需要珍惜」的珍貴價值,反而每天不斷浪費時間會使自己頹廢萎靡,生活得完全沒有意義。《戀》的創作人懂得賦予主流的題材一點點思考的空間,以提升影片的層次,又使看慣主流影片的觀眾不會認為其太高深,這種在日常生活中融入簡單人生哲學的道理,正好讓他們在觀影時於笑聲中潛移默化地接受影片的訊息,其「有話想說」的技巧正在於此。香港的喜劇電影創作人很多時候能想出非一般的笑位,可令觀眾捧腹大笑,但時常欠缺了生命哲學的融入,使影片流於膚淺粗俗,或許《戀》內生活與哲學的結合能為這群本地創作人帶來一點點啟示,使他們的思考空間得以拓闊,在日後的創作內加入多些與別不同的元素,並屢創新猷。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二月 19th, 2020 at 12:0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