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十二月

《怪胎》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我曾經看過一本外國繪本,這本繪本並沒有太多對白,線條也很簡單。繪本主角是一個缺少了一塊的圓形,這個有缺口的圓形一直滾啊滾啊,在世上尋找能夠剛剛好幫它修補缺陷的一個形狀。在這途中,它遇到一些形狀過大的,也遇到形狀過小的,直到最後找到完美的配合。這本繪本的故事其實就是在講愛的道理,很多時候都想追求完美的伴侶,讓自己的生活更加幸福。

台灣電影《怪胎》用了一個很特別的方式,講了與上述一樣的愛情真諦。電影導演廖明毅,曾經做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執行導演。這次他用創新的手法,整部戲都用iPhone來進行拍攝,而且自己更加擔綱導演、編劇、剪輯一腳踢的角色,但是這部獲獎無數的電影,又不會被人覺得有粗糙的感覺。

故事講的是男主角患有強迫症,除了有嚴重的潔癖,喜歡不停地留在家中打掃清潔之外,每一個月只會選擇一天出外去購物,其餘時間就在家工作,其實也挺應和今年的世紀疫情。但是,就在他每月一次出外購物時,遇上同樣患有強迫症的女主角,大家惺惺相惜,同樣喜歡潔癖,收拾,逗留在家,這種難得遇上知音人的經歷,讓他們成為了情侶。電影反覆強調一個主題:相愛的時候,所有缺點都是優點,不愛的時候,所有優點都會變成缺點。這一對強迫症的情侶在經歷一些轉變之後,也迎來了情感的大挑戰。

大家不要覺得用iPhone拍攝的電影畫面一定會粗糙,相反,如果不說,根本不會知道這部電影是用一部手機去完成的。因為導演悉心地設計了每一個場面,運用恰當的畫面比例製造觀影的感覺,就像電影的前半部用1:1的畫面比例,去到後半部隨著劇情轉變就改為16:9,這種轉變也讓觀眾有了全新的感覺。而且角色的服裝、場景的背景顏色以至家具用品的色調,全部都經過悉心的計算,紅黃藍綠,出彩的比例,更加能夠讓較多的大特寫鏡頭得到調和和新鮮感。

雖然電影並沒有特別強調故事是講2020年這一個疫情世代,但它講出了愛情的真理和規律,其實有沒有完美的配偶並不是最重要,珍惜你遇上的身邊人才是大道理。

少翁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十二月 2nd, 2020 at 09:34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