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十一月

《親愛的房客》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直覺衍生的謬誤 曉龍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以直覺判斷及預測一個人的行為。例如:我們看見一位男士穿上西裝,很大可能不會估計他是殺人犯;看見一位女士言語柔和,舉止優雅,斷不會估計她是虐兒犯。我們如此,《親愛的房客》內台灣的警員也不例外,知道那人是同性戀者,很多時候會憑直覺判斷他是殺人犯,雖然他的性取向與常人不同,但這與他曾否殺人沒有必然關係,當地的警員卻像普通人一樣,會在沒有足夠證據下,單靠自己的感覺評估事件的真偽。《親》內林健一(莫子儀飾)在他的同性情人王立維(姚淳耀飾)意外去世後,他同時照顧立維的老阿嬤周秀玉(陳淑芳飾)及兒子王悠宇(白潤音飾),他的性取向被當地的警方獲悉後,便開始被懷疑其無償地照顧立維的親人,很大可能會有不可告人的不軌企圖,說他愛屋及烏,對立維的愛延展至他的親人,對警方來說,實屬匪夷所思,甚至被視為「天方夜譚」。警員懷疑他,源於他內斂而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人通常被誤以為有心理問題,對某人極度憎恨而鬱鬱寡歡,有可能在情緒爆發的一天對仇人動殺機,表面上,這實屬合情合理;實際上,他不算平凡,其個性與行為按照常人的直接推論,會有不少意想不到的誤差,他的個性與其他內向殺人犯的細微差異可導致兩者千差萬別的行為,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其精粹便在於此。

另一方面,導演鄭有傑以別出心裁的插敘式鏡頭敘述整個故事。在影片開首健一行為正直,但不多談話,其後承認自己是殺人犯,挑起觀眾的疑心,懷疑他有甚麼苦衷而誤殺了別人,後來用倒敘的方式一步一步地講述他的往事,偶爾又返回現在,讓我們聯繫過去與現在,彷彿在觀影時扮演偵探的角色,把這「殺人犯」殺人動機的各種線索聯繫起來,然後才發覺他有情有義,影片內他過往的經歷碎片式的展示,正告訴我們他不是壞人,由於有一些個性上的缺點,不擅於表達自己,其行為才被當地的警方錯誤地推測。他由始至終都保持平和的反應,被警方冤枉時,他不曾作出粗野的回應,只斯文客氣地為自己申辯,講述感人的往事時,會傷心落淚,但仍然沒有任何激烈的情緒。或許他與常人不同,才容易被誤解,更會因其內斂的個性而被欺負,影片內警員的權威產生極大的影響力,令他的同事、相關的家長和學生都以為他是「殺人犯」,當他的身邊人被權威誤導後,便會進而用有色眼鏡觀看異於常人的他的一言一行,這可能就是歧視問題產生的根源。

由此可見,事實真相容易被隱藏,平凡人容易被蒙蔽,我們都容易被表象「欺騙」。內向不是罪,健一是一個鋼琴老師,不懂得多用言語與別人溝通,只把感受收藏在自己的內心深處,莫子儀對此角色到位的演繹,使我們真的誤解了他,以為他凶險奸詐的個性深藏不露,事實上他感性洋溢,性格單純忠厚,願意為所愛的人付出所有,或許我們很多時候只懂得以單一標準審視所有人,對與別不同的人與普通人的差異視而不見,才會造成直覺衍生的謬誤。倘若影片內的警員與我們一樣只會憑著自己的直覺判斷所有事情,不講求真憑實據,甚至不追尋事實真相,後果便會不堪設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一月 14th, 2020 at 11:29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