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十月

《新聞守護者》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兩句話可以說是總結了《新聞守護者》的中心主旨。「朱門酒肉臭」講的就是電影的背景。在上世紀30年代,蘇聯的莫斯科充斥著官僚的貪腐,隱藏烏克蘭大飢荒的真相;而「路有凍死骨」就是故事的高潮所在,英國記者鍾斯離開了外交官的身份去到蘇聯訪問,原本打算訪問史太林,最後默默地揭發了數以百萬人死亡的烏克蘭大飢荒事件,改變了世界。

電影名符其實探討了新聞自由的重要性,兼顧正面和負面的探討。正面的當然就是在講男主角一開始就成功訪問了希特拉,向世界預示了世界大戰即將來臨。雖然最後幾經艱苦去到莫斯科都未能訪問史太林,但是他鍥而不捨的精神和敏銳的洞察力,就發現了蘇聯在繁華背後其實隱藏著不可告人的悲涼饑荒。

之所以說大飢荒是電影的高潮所在,就是導演運用克制的手法去描述事件,講述記者鍾斯擺脫蘇聯特工的監管,隻身逃至荒涼、冰雪遍佈的烏克蘭,令人驚訝的人吃人事件,被拋棄在路邊的孤兒,一幕幕慘劇伴隨著刺寒的氣溫呈現了出來。電影裡並沒有血淋淋的恐怖畫面,但最恐怖的反而是人性的冷漠。

而新聞自由的負面探討包括不少西方媒體都為當時蘇聯隱藏大飢荒的惡行憤懣不平。其中一位曾經獲得普立茲新聞獎的角色,華特杜蘭迪,就更加顯示出在新聞世界內,有人努力說真話,也有人很努力說假話。今日的互聯網世界,網上新聞充斥假新聞的文化,與電影裡描寫的故事有相似之處。人類度過了接近一百年,似乎仍未在尋找新聞真相的道路上走出多幾步。

電影最令人再三回味的就是穿插其中的隱藏角色。沒錯,就是撰寫《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小說的奧威爾,就是這個角色鼓勵了鍾斯在經歷了烏克蘭大飢荒之後,回到西方社會勇敢地站出來講出了真相。電影中講述他們兩位是好朋友,也是鍾斯的故事啟發了奧威爾去創造舉世名作《一》。在《一》中,奧威爾描寫了人們永遠都處於極權無處不在的電幕監視下的社會內。「big brothers is watching you」這句話隨處可見,象徵著極權統治及其對公民無處不在的監控,對烏托邦式的世界進行了強而有力的嘲諷。

少翁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十月 13th, 2020 at 21:5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