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九月

《聖荷西謀殺案》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異鄉人的悲歌 曉龍

近一兩年來,由於社會政局不穩,加上香港人對自己以至整個社會的前途甚感憂慮,在1997年以後再次掀起移民熱潮,但在外地的生活是否必定一帆風順?如何化解長時間在外必然衍生的孤獨感和寂寞感?在遇上困難時可以找甚麼人幫忙?《聖荷西謀殺案》內Ling(鄭秀文飾)與丈夫Tang(佟大為飾)相依為命,表面上在美國聖荷西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她出外工作,充當翻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計穩定,但始終無法消減人在異鄉的寂寥,故她經常渴望有自己的下一代。不過,雖然他沒有一份全職工作,但在事業發展方面有自己的鴻圖大計,他不甘心在下一代出生後只能成為「家庭主夫」,她卻覺得他做生意會被拍檔欺騙,對他不太信任,她與他的矛盾與衝突由此而生。加上從香港遠道而來的Yanny(蔡卓妍飾)對他倆婚姻的介入,日間她出外工作時Yanny陪伴他,使他對Yanny產生好感,導致她對Yanny心生嫉妒,擔心Yanny搶走他,這段兩女一男的關係,充滿著懷疑與焦慮,注定沒有甚麼好結果。這段情節本已為謀殺案的出現作出了有力而充足的鋪排,殊不知他與她在多年前已牽涉另一宗不為人知的兇案,這使他與她的關係其實早已蒙上了一層陰影,當此陰影逐一浮現時,加上上述照顧及養育下一代的分工問題,使他與她的衝突日積月累地加深,後果不堪設想。

這段貌似「平地一聲雷」的情節,實際上不算來得太突兀,因為影片內他與她在對話過程中的爭執早已為日後的暴力衝突埋下伏筆,兩夫婦之間的糾紛積少成多算是司空見慣,多年前他偷渡來美,在她的精心安排下,他完全隱藏了自己原來姓孫的身分,這導致他失去了自我,加上人在異鄉,自我價值的流失,使他深感不安,與她產生衝突時,他顯得不知所措,亦不知道可以如何尋找援助,孤獨感和寂寞感籠罩著他的內心,在不得已下,唯有以暴力發洩自己的情緒。本來Yanny與他結伴外出,能稍微紓緩他的不安愁緒,但她活潑而不穩定的個性,加上其「游牧」的生活態度,仍然未能給予他足夠的安全感,遑論能成為他的「最佳伴侶」。由此可見,兩夫婦分別是從國內及香港留美的異鄉人,需要的支援比想像中還要多,別以為移民只需有財富有健康這麼簡單,可能身邊人的關懷和協助,比這一切都更重要,亦更值得被重視。

本來《聖》的起承及轉都做得不錯,可惜結局有點兒草草了事,這令筆者「大感意外」。她深愛著他,但他卻選擇下半生與Yanny在一起,他對她的殺意,可以勉強地解釋為「因愛成恨」,而Yanny只與他短短相處了幾天,他竟願意以Yanny為自己下半生的伴侶,且他只盜用別人的身分而獲得居留權,「名不正」,Yanny只是從港留美的遊客,兩人在一起,隨時因被揭發而需遣返至原居地。很明顯,他說出要與Yanny在一起時,根本未經深思熟慮,之前他與她繼續留美的種種安排,充分顯露他細心謹慎的個性,如今貿然愛上Yanny而捨棄她,徹底「打倒了」其原有的個性,邏輯方面固然不合理,他衝動而埋沒理性的一剎那,亦顯得匪夷所思。人類是感性的動物,在愛情面前,一切都變得盲目,所有事情都被非理性的情完全遮蓋,愛情是「毒藥」,或許這就是影片結局的「最合理解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九月 26th, 2020 at 12:50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