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九月

《麥路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在貧窮線下掙扎 曉龍

沒有呼天搶地的叫喊,沒有悲天憫人的嚎哭,只有面對困境的樂觀態度,以及處之泰然的生活方式。別以為《麥路人》會引起你對香港貧富懸殊慘況的憂鬱愁緒,殊不知影片內阿博(郭富城飾)與秋紅(楊千嬅飾)樂天知命的生活態度,讓我們想起掙扎求存而永不放棄的獅子山精神,面對逆境時不會自怨自艾,只會積極尋求解決的辦法,直至生命最終的一剎那。例如:他在麥當勞餐廳內遇上深仔(顧定軒飾),不單沒有因看見其終日顧著打機而標籤其為「廢青」,反而以愛和包容積極協助他,雖然對其離家出走的行徑嗤之以鼻,但仍然想盡辦法為其找工作,使其自力更生。很奇怪,影片內不曾出現社工/社會服務組織的代表,他們的「臨時失蹤」,令他不自覺地「扮演」社工的角色,除了幫助深仔在髮型屋內找到一份工作,尋覓自己的理想外,還幫助媽媽(劉雅瑟飾)找多份兼職,替其奶奶還債,但因自己從監牢出來,多次強調不要做犯法的事情,並對口水祥(張達明飾)非法求財的做法搖頭嘆息。或許《麥》的創作人想強調:做人沒有錢不要緊,但一定不可以沒有骨氣;所謂「知易行難」,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各種人物最能感同身受地了解實踐上述做人原則的難度。

《麥》的原版真人真事在香港的現實社會內不是新鮮事,不少本地社會福利組織的代表都曾向香港政府表示此問題一直都存在,唯近年來政府官員雖然多次在街頭巡視,但仍然只留在自己的辦公室內思考問題,只想到貨櫃屋、青年宿舍等未來可能得以實踐的方案,並未想到一些有效的解決辦法,這導致流浪者沒有居所的問題依舊嚴重。影片內媽媽與女兒留在麥當勞餐廳內解決自己日常起居飲食的問題,即使看不見未來和希望,想不到自己如何艱苦地熬過去,仍然堅持努力地度過每一天,其實港府只需為她們提供些微的援助,讓其盡快「上樓」,一切相關的問題都迎刃而解;港府並非甚麼事都不做,只是做得不足夠,這引致她們等了又等,在「上樓」的一天來臨之前,媽媽已歸天國,女兒已到保良局孤兒院。或許世事難料,港府官員難以了解每個家庭的苦況而「對症下藥」,但最低限度早日為她們安排居所,減少其逗留在麥當勞餐廳內的日子,以免嚴重影響其生心理的發展。

當深仔看見口水祥被逮捕時,他曾說出「吃皇家飯比流落街頭好,最少無需日日工作賺錢這麼辛苦!」無可否認,這反映新一代「廢青」的價值觀,只想打機,逃離現實,不願意付出勞力和腦力,欠缺理想,遑論會有甚麼人生目標。不過,我們怪責他們之餘,曾否想過:是否現今的中小學教育出現了甚麼問題,導致他們對自己的未來以至人生失去了盼望?究竟家長向他們從小至大灌輸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出現了甚麼問題,導致他們對整個社會失去了信心?還是學校課程出現了甚麼問題,導致他們不願意繼續留在校內讀書,甚至因未能發揮自己的專長而放棄自己?其實教育需要通盤的改革,如果只革新了一部分而對整體的配合置諸不理,仿如「捉到鹿但不懂脫角」,後果相當嚴重。例如:中學會考及高考被簡化為文憑試,使學校課程偏向學術性,過往的職業先修學校為了生存而設法討好家長,只開辦學術性科目而完全忽略了技術性的職業培訓,這導致像深仔這類不愛學術性科目的年青人在校內讀書時會有很大的挫敗感,遑論能發揮自己的專長。由此可見,現今香港的教育問題涉及多個不同的層面,絕對需要全面性的改革。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九月 19th, 2020 at 09:4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