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七月

《征途》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戲院存在的重要性 曉龍

筆者曾經觀賞了《征途》兩次,一次在尖沙嘴的戲院內,另一次在Netflix頻道的電視機前面,發覺前後兩次的觀賞體驗千差萬別。前者提供氣勢磅薄的視聽刺激,電影創作人用CG特效製造的龐大黑虎具震撼力,虛擬的場景如幻似真,特別是各路英雄參與的擂台戰,台上預設的機關使他們在打鬥過程中危機四伏,稍一不慎便會血流如注,在震耳欲聾的聲效襯托下,他們既需要盡快擊倒對手,又需要在走路時「一步一驚心」,讓觀眾替他們緊張,為他們滴汗,雖然清楚知道影片內的人物、故事和場景純屬虛構,但依舊會代入其中,並產生置身現場之感,加上楚魂(何潤東飾)、東一龍(劉憲華飾)與金剛小妹(林辰涵飾)在短時間內建立的深厚感情,讓人與人之間的真情實感建立在虛擬場景之上,使觀眾容易產生共鳴,並會有濃厚的投入感。因此,戲院內的《征》成功複製其同名的網路遊戲,歸功於其龐大的銀幕及高質素的視聽設備,甚至比網路遊戲更具吸引力,其畫面亦更具震撼力,不單可招徠遊戲迷,亦可令鍾情於視覺特效的觀眾買票入場。

不過,後者提供的視聽體驗卻大打折扣,即使Netflix頻道提供超高清畫面,CG特效製造的虛擬影像疑幻似真,筆者仍然會覺得《征》裡的龐大黑虎在出場時欠缺了其在戲院內驚為天人的氣勢,只像在卡通片內出現的動畫,其動作不再具有震撼力;即使虛擬的擂台上精心佈置的各種機關能營造緊張的氣氛,由於電視機的視聽效果比不上大銀幕,其對參賽者的威脅仍難以稱得上生死攸關,遑論觀眾會為他們緊張滴汗,其對影片角色和故事情節的投入感大大減少,更不可能有置身現場之感,而影片內人與人之間的真情實感亦變得虛假,因為其背後場景的真實感已大幅度下降。姑勿論家中的電視機屏幕如何龐大,視聽設備如何先進,總比不上戲院內優質的設施,故現今年輕觀眾流行在手機/平板電腦的小屏幕上看電影,以為自己的觀賞體驗與其在戲院內毫無分別,殊不知他們在觀影過程中只著重在故事情節的了解上,並不在意於自己的官能享受和「親身參與」的投入度,亦看不出電影與電視劇的明顯差異,所謂的電影感,對他們來說,只停留在畫面是否清晰的基礎層次上。因此,如果他們只滿足於上述的小屏幕提供的視聽享受,不願意在戲院內觀賞像《征》的大型特效,明顯浪費了創作人精心製造的視覺特效的一番苦心。

此外,人類是喜歡集體活動的生物,戲院能為我們提供集體共處的機會,即使在我們身旁的是陌生人,他們在觀影時的大呼小叫,仍然會感染我們,依舊會對我們產生感官方面的震撼力,身處在容納一二百人的龐大戲院內,與只有三五知己共聚的家中,實在不可同日而語。例如:《征》裡黑虎出現時使人震驚的一刻,戲院觀眾可能會發出集體驚愕的叫聲,但家中良朋最多可能只個別地發出「嘩」一聲;當擂台上的參賽者躲避各種機關時驚險的一刻,戲院觀眾可能會集體地顯露緊張憂心的神情,並感染身邊人,而家中良朋最多可能只個別地冒汗,由於人數相對太少,實在難以感染其他人。由此可見,即使在觀影渠道多元化的今天,我們可隨時隨地在網上看電影,但因其觀影體驗與在戲院內千差萬別,我們仍然不可抹殺戲院存在的重要性。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20 at 16:04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