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五月

《Emma:上流貴族》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十九世紀初年青女性的自傲和執著 曉龍

英國作家珍·奧斯汀的原著《艾瑪》(Emma)描寫的艾瑪姑娘是一位「聰明漂亮、性格開朗、無憂無慮、天真爛漫」的年輕女性,對她的好朋友哈麗特關懷備至,希望為其找到終生伴侶,但她有時候過於自負和執著,對自己的眼光深信不疑,導致哈麗特不敢違反她的安排,亦難以遵循自己的意願決定終生大事。此小說曾經分別在1996年和2020年兩次被搬上大銀幕,前者名為《艾瑪姑娘要出嫁》,由葛妮絲·派特洛飾演艾瑪,外表美麗,但言語和行為較含蓄,亦較世故成熟,可能當時她的真實年齡已超過原著內「快二十一歲」,故與上述的開朗和天真有一點點「距離」,但依靠較硬朗的身體語言和說話時堅定的語氣,稱職地表現上述自負和執著的個性;後者名為《Emma:上流貴族》,由安雅·泰勒-喬伊飾演艾瑪,外表青春,言語和行為較開放,有一點點天真,雖然她的真實年齡已超過二十一歲,但憑著「童顏」和較年輕的身體語言表現角色活潑與無憂的個性,與原著作者對艾瑪單純而沒有機心的描寫相符。因此,後者較前者裡的艾瑪更貼近原著的描述,亦更能表現原著內十九世紀初西方上流社會內典型的年青女性率直卻自我中心的性格特質。

原著作者用了不少篇幅敘述當時上流貴族進行舞會的情景,當時艾瑪與友人大費周章地籌備私人舞會,在選擇舞會地點時固然有多重的考慮,亦在舞會以外細心思考共聚晚餐的重要性,甚至認為「不坐下來吃頓晚飯,是一種欺騙」,欲固執地舉辦一場不失身分體面的舞會。《要出嫁》裡的舞會場景算是華麗漂亮,多人一起共舞的情景算是繽紛熱鬧,但可能受當時的製作成本所限,其場地的佈置較為簡陋,取景的地點亦較狹窄,與原著內她對舞會的苛刻要求相距甚遠。《上流貴族》的創作人對舞會場景精益求精的佈置,取景的地點堂皇宏偉,周圍金碧輝煌,以及其周到的安排,力求形象化地實踐原著內她對舞會近乎完美的期望,她認為舞會不單是一次上流社會的普通聚會,還是珍貴而難以取締的社交生活的一個重要部分,故此片的美術指導精心的設計,能活靈活現地展現原著內她理想中十全十美的舞會。因此,相比二十多年前的電影,現今製作條件的改善,使原著內作者對當時上流社會重視的舞會得以不失體面而精美地呈現出來,讓觀眾得以「原汁原味」地了解原著的精髓,亦能洞悉她盡心盡力地追求完美的偏執個性。

原著內有一章名為博克斯山的旅遊,主要描述艾瑪與友人在璫瑋爾郊遊野餐的情景,這不單是她與身邊人建立社交關係的大好機會,亦是她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以求見微知著的黃金時刻,她對他們的印象和評價,大多建基於這些聚會裡她與他們在言語和行為兩方面的密切交流。與舞會比較,《要出嫁》及《上流貴族》對她與友人野餐場景的佈置皆相當隨意,他們只輕鬆地坐在數塊較大的布上,然後拿出自己預備的食物,沒有任何目的地閒聊;比較前後兩齣電影,她在後者內展現的形象明顯比前者倔強,容易直接地在友人面前對其評頭品足,沒有顧及他們的感受,她固執強硬而毫不客氣的態度,與原著內「她大聲說」的粗野描述相符,卻與前者內她較斯文客氣而言語魯莽的形象大相逕庭。由此可見,《上流貴族》的創作人比《要出嫁》更忠於原著,更能精確地捕捉原著內她的個性、形象及對別人的態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五月 14th, 2020 at 08:38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