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一月

《1917:逆戰救兵》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一鏡到尾的震撼 曉龍

戰爭片一向注重現場感和震撼性,創作人希望觀眾觀影時仿如置身現場,這實在談何容易。導演森曼達斯在《1917:逆戰救兵》內一鏡到尾的安排,使觀眾彷彿在一剎那間進入戰場,跟隨英國小兵史高菲(佐治麥基飾)及布雷克(甸查理斯查普曼飾)的步伐,把煞停進攻的命令傳送至前線,他們經過不同地域的戰場,觀眾「飾演」第三者,看著戰壕內士兵的生活,為預備戰爭作出準備,又看見戰場上遍地屍骸,沿途遇上敵軍偷襲,地雷爆破,友軍孤兒寡婦逃難,殘酷的戰爭實況表露無遺;很多時候,觀眾不曾經歷戰爭,看戰爭片時猶如隔岸觀火,但在《1917》內雙眼「跟蹤」著兩位主角,像是主角的「同伴」,看他們所看,感他們所感,與其他戰爭片內觀眾身為局外人的角色截然不同。因此,觀眾可在此片內體驗非一般的震撼,尤其在看IMAX巨幕版時,更會被龐大而別具真實感的戰場慘況震懾,讓他們同情戰爭中的傷者和死者,亦會對國家領導人發動戰爭而導致生靈塗炭的決定恨之入骨,並開始支持別具普世性同情心和憐憫之情的反戰分子。

《1917》的焦點是「回到我們(家人)身邊」(Come back to us),即使史高菲及布雷克只負責從後方傳送一個簡單的訊息至前方,仍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以為是一次簡單的任務,殊不知在短短的傳送過程中會遇上敵軍,亦碰上地雷,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對於他們,究竟是否能安全地回家?這實在是一個大大的問號。影片內不同職級的軍人皆經常掛念遠方的家人,這是人之常情,帶著家人的照片作戰,表現其對家人深深的惦念;布氏傾盡全力把煞停進攻的命令傳送至在前線的哥哥手上,是為了拯救哥哥的性命,使他不會墮進德軍的圈套內,避免「冤枉慘死」。由此可見,兄弟之間相濡以沫的真感情貫穿全片,帶動著整條故事線的發展,影片人性化的風貌,感人至深;很明顯,創作人不甘於拍攝一齣普通的戰爭片,希望打破典型戰爭片「炸個稀巴爛」的既有框框,讓觀眾親身感受戰爭的可怕。當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動不動便殺人,動不動便發動戰爭,《1917》正好使觀眾思考分析戰爭的龐大禍害,對人類社會及生物世界的嚴重破壞,以及軍人能否真的可以返回家人身邊的「問號」;作為提倡反戰的電影,此片算是代表作。

在現今美國對伊朗如箭在弦之際,《1917》於電影院內上映,有重大的警世意義。雖然影片說的是一次大戰的歷史事蹟,但有借古鑑今的珍貴價值;別以為戰爭只會在二十世紀初導致生靈塗炭,即使今時今日的科技已突飛猛進,通訊設備已日趨現代化,現在可能已無需山長水遠地傳送口訊,史高菲及布雷克的任務應不及以前艱鉅,他們亦可避免生命危險,戰爭仍然會帶來骨肉分離,家庭分裂,死亡依舊威脅著每位軍人,生命依然「朝不保夕」,命運仍然是一個謎。一鏡到尾的意義,不單在於其技術性的突破,還在於其真實性的震撼;當荷里活內以視覺效果為賣點的超級英雄電影大行其道之際,「人性化」的《1917》與同一導演的舊作《美麗有罪》一樣,別具深刻的社會意義,讓觀眾反思暴力行為的後果可以如斯嚴重,其破壞力可以如斯震撼!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一月 8th, 2020 at 17:00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