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一月

《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美國政府不是完美的 曉龍

很明顯,《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內男主角李察朱維爾(保羅·華特·豪澤飾)是百分百的受害者,美國傳媒和政府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但想深一層,倘若當時FBI不是為了急於尋找1996年亞特蘭大恐襲案的真兇而視當時發現炸彈的李察為主要的調查對象,報館不是為了增加報紙銷售量而把此訊息放在獨家的頭版新聞內,普羅大眾不會受FBI及傳媒影響而把李察從英雄「扭曲」為罪犯,所謂的驚世疑案根本無從出現,遑論會有李察在一夜之間形象「插水」,由萬人景仰的英雄突變為眾矢之的的罪犯的大事件爆發。群眾很多時候是愚昧無知的,當傳媒吹捧李察是發現炸彈的英雄,群眾便視他為英雄;當傳媒貶抑他為策劃恐襲的罪犯,群眾便視他為罪犯。即使美國的教育重視群眾從小至大的獨立思考和分析能力,他們依舊容易被愚弄,對FBI和傳媒背後的所謂權威盲從附和,以為李察能迅速發現炸彈及救人皆因他是整件事的主謀,質疑他的英雄形象。因此,整件驚世疑案得以出現,與其說是FBI及傳媒敷衍失職的責任,不如說是普羅大眾獨立思考能力不足的缺失。

此外,美國法律內一向有「無罪推定」的原則(presumption of innocence),但很奇怪,當《李》內李察從英雄突變為主要的調查對象時,FBI會對他的家進行「地毯式」搜索,差不多把其家中的每一物件皆帶回去,以進行深入詳細的調查;表面上他仍然清白,實際上他已被視為犯罪分子。特別是他在FBI的監察下,三番四次讀出恐襲罪犯在案發現場說出的一句話,雖然他的代表律師華森·布萊恩特(山姆·洛克威爾飾)建議他無需遵從FBI的每一項指令,但他曾接受紀律人員的訓練,覺得自己必須對FBI唯命是從,故他對FBI百分百的合作態度,使他差點從嫌疑犯變為真正的罪犯,幸好其後他在緊急關頭「懸崖勒馬」,懂得為保障自身的利益而否定FBI對他的懷疑和指控;否則,不論華森如何尋找當時他缺乏足夠時間放置炸彈的證據,使他沉冤得雪,怎樣捍衛他的權益,他仍然身陷囹圄,於事無補。由此可見,影片內美國政府只任由FBI「魚肉」他,無論在他身陷險境時依舊支持他的少數民眾如何向政府投訴,怎樣向其施加壓力,他仍然未能獲得政府些微的幫助,故最後他與華森只好想盡辦法自救,並尋找足夠證據還自己清白。

有人在觀賞此片時可能覺得李察被FBI「冤枉」時,政府應負上最大的責任,因為傳媒對他成為FBI的主要調查對象的大肆報導,FBI不曾遵從「無罪推定」的原則而在調查過程中視他為罪犯,剝奪他基本的人權,在整件事上,政府始終對其不聞不問,遑論會主動協助他。因此,FBI和傳媒在此事上得以「張牙舞爪」,FBI大肆調查他,只為了向上司及公眾「交差」;傳媒任意消費他,只為了大幅度提升報章的銷售量,最諷刺的是,當他成為FBI的主要調查對象的消息成為報章的頭版獨家新聞而使報紙銷量大增時,撰寫此新聞的報館記者抵達報館時獲得同事的拍手歡呼,這證明報紙銷量是報館從上至下的關注點,所謂報導真相,在賺錢的大前提下,其實都可以置諸不理。可見政府在驚世疑案中的「缺席」,是此案得以出現的主要原因,不論其後美國政府如何修補缺漏,這已證明它不是完美的,它對當時FBI和傳媒的做法三緘其口,使它對李察被「冤枉」一案難辭其咎。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一月 3rd, 2020 at 12:19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