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十一月

《魔雪奇緣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愛能戰勝仇恨 曉龍

有些觀眾可能認為《魔雪奇緣2》是一齣不適合兒童觀賞的電影,因為它牽涉國與國之間的紛爭,有頗重的政治成分,需要思考人性與政治的關係,不像「無厘頭」的商業化動畫電影。此續集講述已成長的安娜與愛莎如何展開其在魔法森林的冒險旅程,涉及上一代魯尼爾與北烏卓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兩國的戰爭有濃烈的政治意味,仿如現今美國與北韓的關係,如不了解其借古諷今的涵意,確實難以領略創作人欲帶出的訊息,遑論能深入詮釋此片背後的意識形態。例如:魯尼爾主動為北烏卓人興建一座大水壩保護他們的水源,但此水壩卻成為兩國仇恨的象徵,從魯尼爾的角度看,自己已為對方帶來龐大的利益,是他們的恩人,但從北烏卓人的角度看,魯尼爾勞師動眾的工程實屬多此一舉。前者以為自己已為後者著想,後者應該主動報恩,殊不知後者卻認為前者假惺惺地釋出善意,誠意與真實感皆有限,故前者與後者皆不能獲得滿足,這是兩者產生衝突的主要來源。正如美國經常覺得自己已懷著「和善之心」對待北韓,殊不知北韓不單不會領情,反而埋怨美國待它不夠好,這證明創作人描繪的兩國關係其實有強烈的諷刺意味。

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假如上述兩國的領導者只顧著深化仇恨,延續紛爭,兩國的鬥爭不單不能被化解,反而會越演越烈,後果不堪設想;相反,如果能像安娜一樣,以愛代替仇恨,讓從前的怨恨不單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累積,反而隨著水壩的被拆毀而「煙消雲散」。可見愛能戰勝仇恨,恨加上恨,會造成更深更廣的恨,但愛加上愛卻能「溶化」恨所帶來的禍害。故她欠缺愛莎的神乎其技,亦沒有其他特異功能,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普通人,卻憑著一顆人皆有之的愛心,解決了兩國之間多年來的紛爭。在國際政治的舞台上,不同國家領導人在解決糾紛的方法上都會有千奇百怪的想法,但其實他們越想得複雜,問題便會變得越嚴重,一顆簡單純淨的心,卻能使千頭萬緒的複雜難題在剎那間迎刃而解。由於愛莎擁有異能,在遇上難題時,只會隨著人性的本質而把異能發揮至極致,但卻使原有的問題日趨複雜,兩國之間的仇恨不單難以軟化,反而越陷越深,最終墜落至無從挽救的深淵。因此,假如每個人都像安娜,懷著勇氣、熱誠與愛心解決自己面前像大山的難題,不論此難題多複雜、多難纏,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一切事情都會因愛而獲得緩解,甚至在頃刻間從煩擾歸於平靜,從紛亂歸於安寧。

《魔2》雖然是上集的延續篇,但已經不再是童話故事,安娜與愛莎已經「長大成人」,需要處理國仇家恨,亦需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畢竟觀眾會成長,電影角色亦須隨著時日的過去而成長。上集在2013年上映,六年後的今天,小學生已成為中學生,中學生已成為大學生;可能創作人具有敏銳的觸覺,認為當今的年青人已日趨成熟,在影片裡放進假設性的國際政治課題,會使他們對自身國家面對的一切有更深入的了解,亦讓他們明白愛能遮掩大大小小的罪,亦能化解或多或少的爭端。很多時候,人類想得越複雜,問題便會變得越嚴重,反而簡單純淨的心,卻能更透徹地刺中問題的核心,其周邊橫生的「枝蔓」更會隨著時日的過去而自自然然地脫落。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一月 28th, 2019 at 21:54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